当朱由栋和赵士祯在秉烛夜谈的时候,当今的皇帝朱翊钧,也在慈宁宫和自己的母亲促膝而谈。

虽说在当初国本之争的时候,李太后坚定的站在了朱常洛一边,把万历搞得很是狼狈。但一方面万历本人搞国本之争的根本目的不在废立,另一方面则是,这位大胖子皇帝,真的是个孝子。所以,只要有空,万历还是要来看望李太后的。

本来呢,这一天的上午处理了那么多国家大事后已经很累了,万历只是想着下午过来进行常规性的看望。但不知道怎么的,母子二人一谈起来后,竟然越来越投机,最后干脆摒弃了下人,两个人面对面近距离坐着,一直谈到了晚上。

“孩儿记得,小时候不懂事,在宫里胡闹,发酒疯。结果母亲让孩儿读《霍光传》。呵呵,现在回想起来,若是当初母亲让翊鏐来做这个皇帝,孩儿去做潞王的话,哪里像今天这样辛苦啊。”

“哼~”虽然面前的这个儿子,已经长成了一个两百多斤的大胖子,但李太后还是轻轻的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万历一下“你当初可不是这么想的,那时候你可是痛哭流涕,连连叩首求饶呢。”

“哎~~所以说那时候孩儿蠢啊。皇帝这个位置这么难坐,那时候居然还抢着当。看看翊鏐吧,孩儿听说,他在卫辉过得舒服得很哪,整日里就和一帮文人吟诗作对,要不就是作画行乐。哪里像孩儿这样,每日里为了整个大明的运转而焦头烂额。”

“为娘知道你日子过得苦,外面的朝臣乃至言官,为娘在嘉靖年间就知道他们的厉害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世庙(嘉靖)就曾对你父亲说,做君王的,以一人治天下,也以一人敌天下。皇帝,注定是艰苦而又孤独。”

“呵呵……”无奈的一笑后,万历抬头看了看屋顶“其实孩儿小时候做太子的时候,多少觉得父皇性子太弱,什么事情都是高先生怎么看,高先生说了算。孩儿当时觉得吧,若是什么都是高拱说了算了,那这个皇帝干起来有什么意思呢?现在看来,父皇真的是有大智慧的人。他有了高先生,就只需要管住高拱一人就行。其他的朝臣、其他的问题,自然就有高先生去给他对付。如此,可就轻松太多哪!”

“为娘从来都是佩服你父亲的,外人以为他柔弱,其实内心坚定得很。”也抬起头,稍稍缅怀了自己的亡夫后,李太后表情复杂的看向了万历“其实,你原本也是有机会像你父皇一样的。只是你性子倔强,太过要强,所以……”

“……孩儿知道,其实张先生在的时候,我大明的情况,比现在好得多……”

“……哎,多少年了,你终于说出这句话了。早年你父亲教为娘读史的时候,曾经给为娘说过他最佩服的君王,嗯,你可知是谁?”

“这个?前汉的宣帝?又或者本朝的宣庙?”

Opera的明艳一天

“呵呵,总算你还知道你父亲的脾气,没有说出汉武帝、唐太宗这样的开创帝王。嗯,两位宣皇帝你父亲都是很佩服的,但他最佩服,是秦惠文王。”

“秦惠文王?车裂了商鞅的那个?这怎么可能?”

“为娘问你,商鞅在秦国变法,是不是让秦国变得强大了?”

“这是当然。”

“但是商鞅变法,也得罪了秦国的一大帮公卿是不是?”

“这个,变法肯定会这样的。”

“为了安抚这群公卿的情绪,惠文王车裂了商鞅,但却把商鞅制定的律法完的保留了下来。这样的做法,高不高明?”

“……高明!”

“你父亲走得太早了,若是再给他十年、二十年,那高拱的命运不会比商鞅好多少。让高拱去整顿国家,然后等你上位的时候就罢免了他。这就是你父亲对高拱百般忍让的目的。”

“……那万历元年的时候,母亲怎么也……”

“因为你父亲不在了啊,高拱又不是你提拔的,若是还让他做首辅,我们怎么制得住他?你以为当初张太岳和冯保搞得那些事情为娘不知道怎么回事么?不过顺水推舟罢了。再说了,把高拱弄下去,把张居正提上来,一样有人干活!”

“母亲要说什么孩儿知道了,张居正就是我大明万历年间的商鞅,他死了之后,将其身前荣誉部取消以平息众怒是对的。但是不该改变他制定的各项律法……”

“正是如此。所以张太岳死了之后,你要清算他为娘不说什么,但你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觉得自己那套办法能比张太岳的办法好。然后慢慢的去改变他留下的各种法令。”

“母亲怎么不早点提醒儿子?”

“呵呵,你父亲最佩服秦惠文王,为娘呢?最佩服的是前宋慈圣光献皇后。那位曹太后可是厉害得紧啊,大内变乱,能够飞快的把一群宫女宦官统率起来保卫仁宗。英宗身体不好无法上朝,就敢临朝称制。待得英宗身体复原,马上就能干脆的舍弃一切权利毫不恋栈。这样的女中豪杰,为娘在第一次读到她的事迹时,就下定决心,终身以其为榜样……所以,万历十年,你都二十岁了,为娘当然要还政于你。既然都还政于你了,为娘若是还对你的施政各种干涉,岂不是太过于下作?”

“孩儿……孩儿多谢母亲。只是,现在国家多事,孩儿内心只觉得苦闷不堪。加上孩儿过于肥胖,这身体……经常头晕、心塞,实在是有些扛不住。孩儿当然是希望能有人站出来帮孩儿一把,可是,这大明上下,官员近十万,内侍也近十万。但看来看去,只觉得没有一个像昔年的张居正。”

“张居正这样的人物几百年都难得看到一个,现在找不到是正常的。不过,我朱家也是有麒麟儿的。”

“母亲是说栋儿么?”

“当然,这孩子降生时的天地异象就不必说了,为娘虽然一天到晚吃斋念佛,但子不语怪力乱神这句话为娘还是记得的。所以当初栋儿降生的时候为娘也只是稍稍吃惊了一下。但是,最近这些年他做的事情,真的让为娘觉得极为惊艳。”

“……嗯……母亲说的是。栋儿还不到六岁啊,从开蒙到现在也不到两年,就做出了如此成绩。虽说这孩子做的很多事情都有违圣人之道,但是,孩儿真的很想看他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所以啊,我们对他都要尽力的扶持。为娘小时候没念过书,侍奉先帝后首先就是被你父亲教着读史书。昔年你父亲决定开关的时候,朝内大臣反对也很多,为娘曾经问他为何要和大臣们对着干。他当时忧心忡忡的对为娘说,从始皇帝一统天下开始,快两千年了,那么多王朝,其国祚超过三百年的居然只有赵宋一家,而且赵宋还是以半壁江山苟延残喘才活了三百年。我大明自太祖建国已经两百多年了,国内各种问题多如牛毛,再不加以振作,只怕是难逃覆辙。所以不管反对再多,一定要开关。

这话,为娘一辈子都记着呢……栋儿呢,做事情是离经叛道了一点,但为娘觉得,惟其如此,方有让我大明逃出这治乱循环的希望。”

“呵呵……”苦笑了一阵后万历道“孩儿算是明白当初更改张居正法令时母亲为什么一声不吭了。刚刚母亲这话,孩儿现在听了都觉得不舒服,若是二十多年前母亲站出来对孩儿的施政指手画脚,只怕母子间的亲情也要受损。不过,孩儿现在到底年纪大了,所以,刚才母亲的话,虽然让孩儿不舒服,但孩儿知道,这是有道理的。”

“嗯,其实为娘也看出来了,经过了这么多年,你的想法也慢慢的变了。开始更加注重后人的培养。”

“孩儿都四十多岁了啊,而且这体型……常洛是个好孩子,但为人过于忠厚。我大明的未来,还得着落在栋儿的身上。所以,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情,孩儿都会帮衬他、容忍他,毕竟,这个国家将来迟早是要交到他手里的。”

♂? ,,

,最快更新帝逆洪荒最新章节!

老实说,事情走到了这一步,这是必然的。

除非想要死战,烂战。当然了,之前也有死战的大能,但是其结果很悲惨。被第四纪元不惜一次性耗费大量的能量干掉了。

这不是一个,两个个例。

通天教主七剑横空,封锁了一片空间。被渔鼓上人不惜耗费本源之下硬是轰开了诛仙七剑。但是结果也是很明显的,渔鼓上人落在了通天教主手中,其余三人冲了出去。

老子的太极图亦是被以相同的手段破开。甚至是准提佛母都是被自己原本的灵宝寂灭金轮所化的寂灭上人打的重伤。

这是第二纪元对于第四纪元众人的一个无声警告。我们不是没有手段来应对们。惹急了我们,大家同归于尽。

这些手段施展出来之后,果然对于第四纪元众人来说,是一个震慑。

这才有了现在双方的对峙,磋谈。

既然进入了商谈阶段,洪荒大世界几乎所有大势力之主都是到来了。

大商帝辛,龙族祖龙,凤凰一族凤凰老母,麒麟一族瑞麒麟,天庭太昊,妖廷帝俊,佛门阿弥陀佛,巫族玄冥祖巫,五庄观镇元道祖,血海冥河老祖。洪荒阳间主要以十大势力为主。

朦胧美的正妹梦幻私房照

至于阴间也是来了十八层地狱地藏王,阴曹地府阎罗天子,冥廷酆都大帝,黄泉宫黄泉大帝,幽冥宫的幽冥大帝,厚土宫的后土以及轮回司的轮回大帝七方大势力之主。

是的,这一次第二纪众人入侵将除了上次不得不出来的幽冥大帝与黄泉大帝都惊了出来。

十七个势力之主每一个都是威势赫赫,这一字排开,整个洪荒都瞬间寂静了。

洪荒众人哪里得见过这般阵容。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打扰了这无言的一幕。

大商境内,人王亦是神色肃穆的看着这一幕。

她知道这么多的势力之中,有一大半都是与大商有仇怨之人。这些势力若是联手之下,大商肯定会抵挡不住。

说老实话,这十七个势力之中,唯有五庄观可以当做是盟友看待。凤凰一族,瑞麒麟一族,血海这三方势力勉强可以当做是准盟友看待。

其余的十三个势力之中除了轮回司的轮回大帝神秘莫测,大商至今探查不出来以外,其余十二个势力都是与大商有着或多或少的仇怨。

好吧,就算是十八层地狱与厚土宫这两方势力与佛门,巫族两方重合。也有着十方大势力与大商有仇怨。

在这么多的大势力的阻截之下,大商能够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人王也不得不对帝辛说一声服字。

要是换了常人,恐怕早就被打的魂飞魄散了。

“恐怕今日之下,大商的敌人又要多了一个了!第二纪元啊!”

是的,这一次第二纪元栽在大商手中的大能不少。

恐怕等待第二纪元熟悉了洪荒大世界,哦,不用熟悉。有不少人是直接反噬了主人,也是就有了洪荒大世界的记忆。

估计等待这一次谈判之后,第二纪元众人清点人数的时候,心中肯定会有一个估算。他们第二纪元究竟都有谁折在大商手中。

人王猜想,恐怕那个时候,第二纪元之人恐怕吃了大商的心都有了。

但是想到了此时仍在八相世界之中奋力提升的众人,人王的脸上又露出了丝丝的笑意。

第二纪元之人恨大商就大商吧!

反正这一次第二纪元众人集体归来,人王不可相信他们是来友好相处的。

双方迟早会有碰撞的。但是前提条件是要能够走到最后。

现在大商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积蓄力量,不惜一切的积蓄力量。

接着,人王的脸上露出了慎重的神色,因为第二纪元也是推举出来了一些重量级人物。

和洪荒大世界一样。第二纪元也是推出了十七个人物。

众人定睛看去,只见十七个神兵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只是定睛看去,众人心中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神兵在之前,哪一个不是洪荒众人梦寐以求的灵宝啊!

可惜现在都是属于第二纪元了。

他们都是什么灵宝呢?为首的八个灵宝为原来赵公明的二十四课定海珠,通天教主手中的紫电锤,太清圣人名下的八景灯,女娲手中的宝莲灯与七口天芒神刀,元始天尊名下的诸天庆云,准提佛母手中的寂灭金轮以及燃灯古佛手中的灵柩灯。

在他们身后的则是琼霄的金蛟剪,碧霄的斩灵剑,原来金灵圣母的四象塔,龟灵圣母的日月珠。太上老君的金刚镯,风火蒲团,通天教主的穿心锁,女娲手中的红绣球,太乙真人的九龙神火罩。

十七个神兵利器展示在了众人眼前一瞬间之后就是幻化为了人形。

很明显,前方八人散发出来的气势要比后面九人气势要庞大。按照如今洪荒大世界的划分来说,前方八人的实力很明显都是达到了造界,后方的九人实力则是至强者。

这其中,定海珠化作的男子身穿一身蓝色袍服。这是帝王扮相。

“好!都来了!我第二纪元到来倒是让散乱的洪荒团结了起来!本帝先自我介绍一番,本帝定海圣帝!”看来这第二纪元十七人之中以这定海圣帝为首。

“为表诚意,刚才诸位也看了我们的本体!现在本帝来介绍一番,这依次为紫电圣帝,宝莲圣帝,八景圣帝,灵柩圣帝,寂灭圣帝,天芒圣帝,庆云圣帝。

在我们之后的则依次为金蛟圣母,斩灵圣母,四象圣母,日月圣母,红绣圣母,金刚上人,风火上人,穿心上人,九龙上人。”

这下,洪荒众人也算是明白了。

感情这些人的名号都是以灵宝的名字命名。只要知道了灵宝,就可以基本知晓本尊姓名。

至于说修为,众人也看出来了。

很明显,本来在洪荒之中越厉害的灵宝修为也就越高。

其他人倒也没有什么。可关键是太清圣人,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女娲娘娘四人简直都差点气爆了。

要知道,当年鸿钧道祖分宝崖分宝的时候,可是最为钟爱于四人。所以,四人手中的灵宝最多。

所谓有因必有得。

这得现在显现出来了。这一次洪荒大劫之中,以四人的损失最为惨重。尤其是元始天尊,现在除了大弟子广成子还健在外,其余众人尽皆被自身灵宝给反噬了。

这广成子的灵宝番天印乃是当初元始天尊得自一截不周山所炼制。不周山为这一纪元洪荒大世界第一山。根本就不是第二纪元能够谋算得到的。

因此,这番天印倒是安然无事。

看清爽的书就到 .23.

龙翼五行弓成型,五彩光柱终于是慢慢变淡,最后消失,而满屋的紫色炫光,也开始一点点的吸入龙翼五行弓内。

看着眼前这把久违的武器,颤抖着双手抚摸弓身。

龙翼五行弓(银色武器;成长型;认主:七夜;)

等级:1(吸收精英兽魂:0/100)

物伤:25—40

全属性+10

技能:五行箭矢、负面之箭、融合之矢五行箭矢:可自主选择生成五行之力依附于箭矢之上,分别对应金木水火土五种伤害,金属性箭矢增强攻击2点,木属性箭矢附带毒伤1点,水属性箭矢增强冻伤1点,火属性箭矢增强燃烧伤害1点,土属性

箭矢增加破甲伤害1点。

负面之箭:凝聚五行能量,以五行相克逆转,造成五种负面状态,破甲2%、腐蚀2%、迟缓2%、焚烧2%、弱点2%,持续时间60秒,可叠加10次,技能冷却时间50秒。

(注:破甲:削弱护甲2%;腐蚀:削弱魔抗2%;迟缓:削弱速度2%;焚烧:承受魔伤增加2%;弱点:承受物伤增加2%。)

融合之矢:凝聚五行能量,以五行相生为基,造成300%混合伤害,技能冷却时间60秒。

(注:该武器不可交易,不可损毁,不可掉落,升级后属性增强,技能增强。)

阳光海滩度假美女唯美照片

强大!

相比于上一世的杀戮五行弓,这一世附加的攻击和基础属性没有那么强,但技能的增幅却是巨大的。

比如五行箭矢,上一世是随机生成五行属性,而这一世却是自选,可切换;

比如负面之箭,上一世附加状态是1%,可叠加12层,而这世是2%,叠加10层;

至于融合之矢,上一世是混合伤害是400%,但技能不可增强,而这一世虽然开始是300%,但却能技能增强,对比一下前期稍弱,后期必定更强。

“好了,老子现在很累,们这些小兔崽子,马上滚蛋。”

毫不理睬欣喜若狂的七夜,雷霆·怒一声吼,直接开始赶人,刚刚锻造出银武,他的感悟很多,现在必须要清净,巩固刚刚的所得。

“铁手抡锤,铁匠铺外间生意交给了,不许打扰老子,也不能让别人打扰,不然踢出师门!如果有解决不了的,找护卫队帮忙。”

一声怒吼,大手抓着人就开始向着门外丢去,顿时一群人,除了锤子外,全都狼狈的体会到了空中飞人的滋味。

看着铁匠铺中突然飞出一连串的身影,外面围观的人群顿时哗然,尤其是那些大势力的探子,对于七夜是一点也不陌生。

铁匠铺惊变,大家都进不去,可贪狼军的人却在其中,而且等到异象消失后,才被丢出来,这问题可就大了。

这一刻,无数的情报信息,飞向了各大势力的高层。

其中脸色最难看的,莫过于霸者、众神和黄泉三大势力了。

这些天,花费了大量金钱,太高拍卖行的价格,花费了大量人力,清理贪狼军的生活玩家,用精锐堵住副本门口,阻挡贪狼军进入副本,不让他们积累装备。

结果到好,全方位的打压下,贪狼军还能弄出这种异象,明显是完成了什么了不得的隐藏任务,这叫他们如何不气?不怒?

“混蛋玩意,给我杀,让众神和黄泉配合我们,给我杀,但凡是贪狼军的人,只要出了安全区,就给我杀了!”

“还想要出去做任务,见鬼去吧!”

同样的命令,在霸者、众神和黄泉中下达,新的一轮更疯狂的打压,开始了。

————

此时的贪狼,早就做好了准备,在铁匠铺出现异象以前,就让野区的成员进行了撤离,转移到了三大势力稀少的新手村中。

而留下的全都是精锐,虽然大多数都是刚刚加入贪狼军的新人,却并没有多少怨言,因为他们看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七夜可是让锤子把先前练手锻造的装备全都交给了贪狼,那可是几百件绿装和几十件蓝装。

这些绿装,全都是属性不错的,不好的全都丢拍卖行卖了,而蓝装的属性也不错,都是15到20级之间。

现在主流还是绿装加白装的时代,一个公会能拿出这么多绿装和蓝装出来,这收买人心可是做的不留余力。

所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贪狼就收获了大批新加入的玩家芳心。

当然,还是有四分之一的人,在三大势力打压时脱离了贪狼军,这些玩家,虽然都是高手,但不能同贪狼军共患难,留之无用,还怕他们拖后腿。

这些叛逃的玩家,自然也进入了黑名单,以后也不会同意再加入了。

“给我传令狼尾,让他带精锐团秘密查找三大势力薄弱环节,七夜说了,先找众神殿的麻烦,给我找到他们生活玩家聚集区,摸过去,全干掉!”

贪狼可不是忍着挨打的人,既然对方逼迫至此,他也不能不表示表示,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平民玩家要崛起,那就必须要强硬。

贪狼军和三大势力必须有一战,拖得越久,对于贪狼军来说就越不利,毕竟人数上暂时不占优势。

“狼卫,让联系那些散人玩家代表,怎么样了?”

“老大,暂时只说动了一半的人,其余的都还在观望中。”

“哼,这些傻子,难道看不清形势吗?虚无梦幻是个新的世界,二十多亿玩家进入,其中家族势力只有多少人?散人玩家又有多少?”

贪狼暗恼,这些散人玩家简直是愚蠢之极。

“这些散人玩家中,就没有脑子灵活些,看的长远些的人吗?”

“有,老大,这样的人有不少,他们现在也在帮我们劝说,想来在拖个两三天,这些散人玩家必定暴动。”

“暴动是肯定的,但不能把这股力量拧成团的话,很容易被三大势力击溃。”

贪狼说着,脸上也有些担心,虽然他是在利用这样散人玩家,却并不希望让他们成为炮灰。

要是有人在中间挑拨离间,很可能败坏贪狼军的名声。何况贪狼军现在就是代表的广大散人玩家的利益呢?

修行有九关,一步一重天。

养气以受箓,温养化本命,成真再入道,渡劫化元神,羽化登仙界。

这,就是皇天界的修行九关,九重天。

能够直指元神的大法,自然不能算是大路货了。

当然,能指向元神,不见得能成就元神,就如玄星,诸多拳法流传,见神同样寥寥,书本,网络上各种知识都有,能成为大文豪,数学家的又能有几个?

道道精义在他的心头流过。

皇天九关九重天,至关重要的自然是‘受箓’,这个受箓却不是指的道家的‘受箓’,而是通过种种办法祭天,以求‘苍天受箓’。

各门各派方法不一,而这白骨人魔大法的‘受箓’自然就是炼就这白骨人魔。

这一头白骨人魔,就是白骨子的‘箓’。

种种法术的施展,都在与这头白骨人魔。

生魂,血肉,只是白骨子为了温养这头白骨人魔的手段而已。

若温养功成,将这头白骨人魔化作本命,则两者合一,瞬间拥有摧城破军之威。

长发清纯大眼美女菊花迷你裙气质迷人旅拍写真

“放了我,放了我!我可以传你修行大法,传你直至元神的长生大道!”

这时,迷魂香炉之中,隔绝了怨煞之气后稍稍恢复冷静的白骨子哀求起来。

天地如苦海,失去肉身即为容易被扭曲魂魄。

隔绝之后,他自然恢复了一些冷静,心中万般记恨,也不再表露出来。

“白骨人魔法吗?”

安奇生捏着香炉,看得到其中白骨子扭曲憎恶的魂魄。

这白骨子修成白骨人魔大法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毁掉了原本的秘籍,换做一般人,面对一门直指元神的大法,自然是不会轻易杀了他。

这一点,从萨五陵为了一个朝廷举荐的机会,就甘愿留在这里驻守十年就可以看出来了。

不过他自然是不需要了。

入梦大千的能力,看似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对他的帮助,却是无比巨大。

“不错!白骨人魔法出自异邪道,修之可成元神,长生久视!”

白骨子压着恨意回答:

“只要你放了我,我就将全本的白骨人魔法交给你!”

“不必了。”

安奇生反手收起香炉,丝毫不在意其中白骨子的叫嚷。

莫说白骨人魔法他已得到,即便没有得到,他也不会同意这种交易。

我为刀俎你为鱼肉,谈何交易?

“苍天受箓……”

屏蔽了白骨子的叫嚷,安奇生心中泛着思量。

从白骨子的记忆之中,他可以看出,各门各派的受箓之法不一,效果,外显也有不同。

剑修,丹修,阵修,器修,符修,种种不一而足。

但无论外显如何千变万化,其内核是一样的,那就是‘苍天受箓’。

这一关,如同久浮界凝练真气之种,是重中之重,没有‘苍天受箓’,终将是肉体凡胎。

安奇生没有吸取此界天地灵气的念头,就算有,也不会修这白骨人魔大法。

不过这其中的一切精义却是极为有用,对于他而言,若是自己凝练之‘炁种’可以替代‘苍天受箓’,那么,这门大法他统统可以魔改,使用。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熔炼万种精义,成自身大道,这,才是正理。

而至关重要的一步,就是以炁种’可以替代‘苍天受箓’,若如此,他的道,便可成就。

咔咔咔~

阵阵磨牙声响起,安奇生回头看了一眼死死咬着白骨人魔的黄狗,眉头一皱:

“大黄!”

呜呜~

听到呵斥,黄狗夹着尾巴趴倒在地。

“人骨,不能碰。”

安奇生告诫了一句。

黄狗‘呜呜咽咽’回答,一张口,就是大片大片的口水流下来。

这白骨人魔对于它的诱惑力极大。

不过,就算安奇生为其洗练过筋骨,凭它的牙口,也没有咬不动这白骨人魔。

四十年洗练,这头白骨人魔可比金铁还要坚硬。

怎么咬,也只能磨牙了。

事实上,以这白骨人魔的坚韧程度,即便柴刀有王权剑的加持,都斩不断。

毕竟,柴刀的材质太差,根本无法承载王权剑的力量。

“前辈,饭做好了!”

这时,萨五陵高声呼喊着。

这老道士独自生活了好几十年,手艺磨练的很是不错,虽然没有什么香料,味道也算不错。

安奇生就着几杯水酒,将诸多饭菜一扫而空。

他的心力强大,催动之下肠胃消化极好,放下筷子的同时,肚子里也已经空空荡荡了,让萨五陵暗暗咂舌。

这样的饭量,万贯家财怕也是要给吃没了。

“你要入天意教,对于天意教,你知道多少?”

放下筷子,安奇生状若无意的说道。

天意教,是大青国教,其教主天意真人是当朝国师,势力遍布诸州府,门下教众超过数十万,势力庞大至极。

这一点,安奇生早已自萨五陵的记忆中得知了。

不过,天意教真正的高手神龙见首不见尾,等闲人根本见不到,他却是要通过萨五陵,去接触天意教,以获取更多的修行典籍。

毕竟,即便他天纵奇才,想要凭借一本白骨人魔法就想悟出以‘炁种’替代‘苍天受箓’的法门,未免有些不现实。

而除却天意教之外,这世上的其他修行者,避世的避世,隐居的隐居,要在浩瀚天地间寻找他们的踪迹。

难度之大,不言而喻。

“天意教啊。”

萨五陵也放下筷子,实在桌上也没什么东西了。

“据说是七八十年前,当今大青皇帝身患重病,妖石无救,发布了皇榜号召天下名医,奇人,但凡有人能治好他的病,不但封侯赐予封地,还有无数金银珠宝,天地灵材,可惜,无数人前去,都无法治愈此病…….”

萨五陵脸上浮现一抹敬畏:

“天意真人就是那时出现,他踏空而来,当是时紫气东来,整个大青王都都被映成紫色,真人出手,轻易便治好了…….

当今陛下能突破凡人百岁寿限,活到如今,就是天意真人的手笔!”

“为皇帝延寿?”

安奇生觉得有趣,从萨五陵,白骨子的记忆之中,他可以看出来,修士是浑然不在意凡人的。

他们寿元悠长,神通广大,收徒都要看缘法,等闲根本不会接触凡人。

除了某些以积累‘善功’为手段温养本命的特殊门派。

“是啊,天意教主广开门庭,传道天下,功莫大焉。”

萨五陵对天意教极为推崇。

因为没有天意教,他这辈子都没可能得到‘受箓’之法。

“是吗?”

安奇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而看向萨五陵:

“不过,你的资质一般,即便是有朝廷举荐,拜入天意教门下的可能也不大…….”

“是啊。”

萨五陵叹了口气,这是他的心病。

他少年寻仙访道,是为某位道人做了二十年的草药童子,才学到了养气之法,之后又十年,眼看是没有获得‘受箓’之法了,才离开的。

这里面的原因,一是那些道人轻易不会传道,第二,就是他的资质实在一般。

如他这样的人,不过百里挑一,比常人好些,却也根本入不了那些有道真人的眼里。

“你根骨一般,天赋很差,悟性也是中人之姿,气运,以你这个岁数,尚未有所成就来看,也是一般般…….”

安奇生点评着。

每说一句,萨五陵脸上的神色就黯淡一分,头也低一分。

说到最后,差点低到桌子底下去。

“不过……”

安奇生敲敲桌子,看着萨五陵,淡淡一笑:

“我可以帮你!”

萨五陵猛然抬头,惊喜莫名。

“呃?”

但看着安奇生脸上的笑容,萨五陵心中突然又有些不妙。

这位前辈,想干啥?

…….

呼呼~~~

夜幕之中,阴风吹过乱葬岗。

树木摇晃,老鸦凄鸣。

加之一处处坟茔上萤火点点,显得越发的凄冷,渗人。

渐渐靠近乱葬岗的一行人中,就有几个人心头发毛,被吓住了。

“燕大哥,这里好恐怖……”

队伍中,一个少女扯着一个黑衣大汉的手臂,小脸有些发白。

走夜路碰上十里乱葬岗,这种感觉,怎么都让人心头发毛,队伍之中除了几个老江湖之外,都觉得心头有些发毛。

“好!”

不想,那黑衣大汉四下看了一眼,看到远处亮着一点灯火的义庄,笑了:

“这次,真是天助我等!”

这大汉中气十足,气血旺盛,这一笑,就让众人心头恐惧降低不少。

这汉子腰佩长剑,背后背着斗笠,身形修长而魁梧,充满力量却不显的笨重,脚下走过的泥土上都只有浅浅脚印,显然有功夫在身。

“燕大哥,怎么说?”

那少女也有些诧异,倒是忘了害怕。

其他几人也都看向他。

“你们看,今夜天上无星无月,风中带有水汽,显然是要下雨,这条路上,只有这乱葬岗前有一义庄,那伙军汉路过此处,必然要借宿义庄!”

燕姓大汉看起来粗犷,观察力却细致入微:

“那伙军汉若果真要来,今夜就是我们行动,救出云大人最好的时机了!”

“我父亲为官清廉爱护地方,此次被奸人所害,若燕大哥能救我爹爹,倩儿,倩儿…….”

看着燕姓大汉粗犷的脸,少女呼吸急促:

“倩儿下辈子做牛做马,都要报答霞客大哥!”

“说这些作甚?燕某人岂是施恩图报之人?”

燕霞客哑然一笑。

从少女怀里抽出手臂,踏步向前:

“先去拜访义庄主人才是,若今夜颇多风险,却是不能连累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