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有九关,一步一重天。

养气以受箓,温养化本命,成真再入道,渡劫化元神,羽化登仙界。

这,就是皇天界的修行九关,九重天。

能够直指元神的大法,自然不能算是大路货了。

当然,能指向元神,不见得能成就元神,就如玄星,诸多拳法流传,见神同样寥寥,书本,网络上各种知识都有,能成为大文豪,数学家的又能有几个?

道道精义在他的心头流过。

皇天九关九重天,至关重要的自然是‘受箓’,这个受箓却不是指的道家的‘受箓’,而是通过种种办法祭天,以求‘苍天受箓’。

各门各派方法不一,而这白骨人魔大法的‘受箓’自然就是炼就这白骨人魔。

这一头白骨人魔,就是白骨子的‘箓’。

种种法术的施展,都在与这头白骨人魔。

生魂,血肉,只是白骨子为了温养这头白骨人魔的手段而已。

若温养功成,将这头白骨人魔化作本命,则两者合一,瞬间拥有摧城破军之威。

长发清纯大眼美女菊花迷你裙气质迷人旅拍写真

“放了我,放了我!我可以传你修行大法,传你直至元神的长生大道!”

这时,迷魂香炉之中,隔绝了怨煞之气后稍稍恢复冷静的白骨子哀求起来。

天地如苦海,失去肉身即为容易被扭曲魂魄。

隔绝之后,他自然恢复了一些冷静,心中万般记恨,也不再表露出来。

“白骨人魔法吗?”

安奇生捏着香炉,看得到其中白骨子扭曲憎恶的魂魄。

这白骨子修成白骨人魔大法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毁掉了原本的秘籍,换做一般人,面对一门直指元神的大法,自然是不会轻易杀了他。

这一点,从萨五陵为了一个朝廷举荐的机会,就甘愿留在这里驻守十年就可以看出来了。

不过他自然是不需要了。

入梦大千的能力,看似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对他的帮助,却是无比巨大。

“不错!白骨人魔法出自异邪道,修之可成元神,长生久视!”

白骨子压着恨意回答:

“只要你放了我,我就将全本的白骨人魔法交给你!”

“不必了。”

安奇生反手收起香炉,丝毫不在意其中白骨子的叫嚷。

莫说白骨人魔法他已得到,即便没有得到,他也不会同意这种交易。

我为刀俎你为鱼肉,谈何交易?

“苍天受箓……”

屏蔽了白骨子的叫嚷,安奇生心中泛着思量。

从白骨子的记忆之中,他可以看出,各门各派的受箓之法不一,效果,外显也有不同。

剑修,丹修,阵修,器修,符修,种种不一而足。

但无论外显如何千变万化,其内核是一样的,那就是‘苍天受箓’。

这一关,如同久浮界凝练真气之种,是重中之重,没有‘苍天受箓’,终将是肉体凡胎。

安奇生没有吸取此界天地灵气的念头,就算有,也不会修这白骨人魔大法。

不过这其中的一切精义却是极为有用,对于他而言,若是自己凝练之‘炁种’可以替代‘苍天受箓’,那么,这门大法他统统可以魔改,使用。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熔炼万种精义,成自身大道,这,才是正理。

而至关重要的一步,就是以炁种’可以替代‘苍天受箓’,若如此,他的道,便可成就。

咔咔咔~

阵阵磨牙声响起,安奇生回头看了一眼死死咬着白骨人魔的黄狗,眉头一皱:

“大黄!”

呜呜~

听到呵斥,黄狗夹着尾巴趴倒在地。

“人骨,不能碰。”

安奇生告诫了一句。

黄狗‘呜呜咽咽’回答,一张口,就是大片大片的口水流下来。

这白骨人魔对于它的诱惑力极大。

不过,就算安奇生为其洗练过筋骨,凭它的牙口,也没有咬不动这白骨人魔。

四十年洗练,这头白骨人魔可比金铁还要坚硬。

怎么咬,也只能磨牙了。

事实上,以这白骨人魔的坚韧程度,即便柴刀有王权剑的加持,都斩不断。

毕竟,柴刀的材质太差,根本无法承载王权剑的力量。

“前辈,饭做好了!”

这时,萨五陵高声呼喊着。

这老道士独自生活了好几十年,手艺磨练的很是不错,虽然没有什么香料,味道也算不错。

安奇生就着几杯水酒,将诸多饭菜一扫而空。

他的心力强大,催动之下肠胃消化极好,放下筷子的同时,肚子里也已经空空荡荡了,让萨五陵暗暗咂舌。

这样的饭量,万贯家财怕也是要给吃没了。

“你要入天意教,对于天意教,你知道多少?”

放下筷子,安奇生状若无意的说道。

天意教,是大青国教,其教主天意真人是当朝国师,势力遍布诸州府,门下教众超过数十万,势力庞大至极。

这一点,安奇生早已自萨五陵的记忆中得知了。

不过,天意教真正的高手神龙见首不见尾,等闲人根本见不到,他却是要通过萨五陵,去接触天意教,以获取更多的修行典籍。

毕竟,即便他天纵奇才,想要凭借一本白骨人魔法就想悟出以‘炁种’替代‘苍天受箓’的法门,未免有些不现实。

而除却天意教之外,这世上的其他修行者,避世的避世,隐居的隐居,要在浩瀚天地间寻找他们的踪迹。

难度之大,不言而喻。

“天意教啊。”

萨五陵也放下筷子,实在桌上也没什么东西了。

“据说是七八十年前,当今大青皇帝身患重病,妖石无救,发布了皇榜号召天下名医,奇人,但凡有人能治好他的病,不但封侯赐予封地,还有无数金银珠宝,天地灵材,可惜,无数人前去,都无法治愈此病…….”

萨五陵脸上浮现一抹敬畏:

“天意真人就是那时出现,他踏空而来,当是时紫气东来,整个大青王都都被映成紫色,真人出手,轻易便治好了…….

当今陛下能突破凡人百岁寿限,活到如今,就是天意真人的手笔!”

“为皇帝延寿?”

安奇生觉得有趣,从萨五陵,白骨子的记忆之中,他可以看出来,修士是浑然不在意凡人的。

他们寿元悠长,神通广大,收徒都要看缘法,等闲根本不会接触凡人。

除了某些以积累‘善功’为手段温养本命的特殊门派。

“是啊,天意教主广开门庭,传道天下,功莫大焉。”

萨五陵对天意教极为推崇。

因为没有天意教,他这辈子都没可能得到‘受箓’之法。

“是吗?”

安奇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而看向萨五陵:

“不过,你的资质一般,即便是有朝廷举荐,拜入天意教门下的可能也不大…….”

“是啊。”

萨五陵叹了口气,这是他的心病。

他少年寻仙访道,是为某位道人做了二十年的草药童子,才学到了养气之法,之后又十年,眼看是没有获得‘受箓’之法了,才离开的。

这里面的原因,一是那些道人轻易不会传道,第二,就是他的资质实在一般。

如他这样的人,不过百里挑一,比常人好些,却也根本入不了那些有道真人的眼里。

“你根骨一般,天赋很差,悟性也是中人之姿,气运,以你这个岁数,尚未有所成就来看,也是一般般…….”

安奇生点评着。

每说一句,萨五陵脸上的神色就黯淡一分,头也低一分。

说到最后,差点低到桌子底下去。

“不过……”

安奇生敲敲桌子,看着萨五陵,淡淡一笑:

“我可以帮你!”

萨五陵猛然抬头,惊喜莫名。

“呃?”

但看着安奇生脸上的笑容,萨五陵心中突然又有些不妙。

这位前辈,想干啥?

…….

呼呼~~~

夜幕之中,阴风吹过乱葬岗。

树木摇晃,老鸦凄鸣。

加之一处处坟茔上萤火点点,显得越发的凄冷,渗人。

渐渐靠近乱葬岗的一行人中,就有几个人心头发毛,被吓住了。

“燕大哥,这里好恐怖……”

队伍中,一个少女扯着一个黑衣大汉的手臂,小脸有些发白。

走夜路碰上十里乱葬岗,这种感觉,怎么都让人心头发毛,队伍之中除了几个老江湖之外,都觉得心头有些发毛。

“好!”

不想,那黑衣大汉四下看了一眼,看到远处亮着一点灯火的义庄,笑了:

“这次,真是天助我等!”

这大汉中气十足,气血旺盛,这一笑,就让众人心头恐惧降低不少。

这汉子腰佩长剑,背后背着斗笠,身形修长而魁梧,充满力量却不显的笨重,脚下走过的泥土上都只有浅浅脚印,显然有功夫在身。

“燕大哥,怎么说?”

那少女也有些诧异,倒是忘了害怕。

其他几人也都看向他。

“你们看,今夜天上无星无月,风中带有水汽,显然是要下雨,这条路上,只有这乱葬岗前有一义庄,那伙军汉路过此处,必然要借宿义庄!”

燕姓大汉看起来粗犷,观察力却细致入微:

“那伙军汉若果真要来,今夜就是我们行动,救出云大人最好的时机了!”

“我父亲为官清廉爱护地方,此次被奸人所害,若燕大哥能救我爹爹,倩儿,倩儿…….”

看着燕姓大汉粗犷的脸,少女呼吸急促:

“倩儿下辈子做牛做马,都要报答霞客大哥!”

“说这些作甚?燕某人岂是施恩图报之人?”

燕霞客哑然一笑。

从少女怀里抽出手臂,踏步向前:

“先去拜访义庄主人才是,若今夜颇多风险,却是不能连累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