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寂静的夜里,这刺耳的的敲门声异常响亮,也异常吓人。

听到这急促的敲门声,陶薇薇猛然从床上坐起来,跳下了床,警惕的看向房门。

这大晚上的,谁会来敲自己的门?而且自己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不认识任何人,到底谁会来找自己呢?不会是变态杀手或者是鬼吧!

想到这,陶薇薇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感觉全身发冷,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感觉心脏快要跳到嗓子眼。

“陶薇薇,是我!开门!”

突然,一个熟悉的性感磁性声音从门外传来,陶薇薇一愣。

听这声音怎么那么像萧逸琛那个大妖孽的!

“陶薇薇!磨蹭什么呢!还不给本少爷开门,再不开门,本少就不管了,走了啊!”

这霸道的口吻,也只有萧逸琛了!

陶薇薇心里猛然松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嘴角勾起自己都未察觉的微笑,打开了门。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站在门外,露出性感的锁骨,修长的身姿,倨傲的下巴,红润的薄唇,高挺的鼻梁,灼灼的桃花眼,不是萧逸琛那个大妖孽还会是谁!

只见萧逸琛一手撑在墙上,一手勾起女人的下巴,眉毛微挑,笑得异常……额,淫荡。

亭亭玉立玉貌花容蕾丝美女图片

“美女,要特殊服务吗?本人男,28岁,身强体壮,耐力超强,花样繁多,只有想不到,没有我办不到,保证给一个刺激回味无穷的夜晚,约吗?”

听到男人这番话,陶薇薇噗嗤一声笑了,这男人,还带这么玩的?

为避免有人看到这“风姿绰约”的一幕,陶薇薇赶紧把萧逸琛拉到房间里。

“萧逸琛,怎么找到这里的?”

看到面前的男人,陶薇薇心里很是惊喜,没想到这男人竟然来这里找自己了。

“还敢问我怎么找到这里的,陶薇薇,胆儿肥了啊,竟然学会玩失踪了,说说昨天一天今天一天到底做什么了?”

两天未见了,萧逸琛看着陶薇薇,忍不住摸了摸女人娇嫩的脸颊。

陶薇薇拉着萧逸琛的大手,抬头看向男人。

“我给发短信了啊,我说我去出差了,过几天就会回去,还要好好照顾大宝小宝,哪里是玩失踪?”

听到陶薇薇这么说,萧逸琛弹了一下女人饱满的额头。

“是,昨天还知道发个短信说自己去出差了,可是今天呢,今天却彻底没了消息,我打了好多个电话,都没接,要不是身边有我的人保护着,我会急疯的。”

陶薇薇听这话,赶紧掏出手机,却发现因为没电关机了,讪讪的笑着看了一眼男人,陶薇薇把萧逸琛拉到床上坐下,坐到男人旁边,挽着萧逸琛的手臂,晃了晃。

“是我的错,我应该和说清楚的,不生气了哈。”

“小狐狸!”

萧逸琛宠溺的刮了一下女人挺翘的小鼻子,这女人自己如今说都不舍得说了。

不过环顾了一下四周,萧逸琛皱了皱眉头,看向陶薇薇。

“这住的是什么房间啊,又小又难闻,我的车在外面,一里之外的镇上有个酒店,虽然比不上家里,可是比这好多了,我们去那里吧。”

“就一晚上,明天我再去一趟,如果还是吃了闭门羹,我就回去了,今晚就在这凑合一夜吧,我一个人在这可以的,去那边的酒店或者回去吧。”

陶薇薇的本意是这男人娇生惯养,住在这么简陋的房子肯定不习惯,怕男人受委屈,可是这话到萧逸琛耳朵里就变味了。

这女人竟然赶自己走!萧逸琛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

陶薇薇转身铺床,还没铺好,就感觉天旋地转,人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推倒在了床上,随即男人欺身压在了自己身上。

萧逸琛俊眸紧锁住女人的水眸。

“要赶我走?”

看着男人受伤的模样,陶薇薇回过神,搂住男人的脖子,眼波流转,眸尾微扬,端的一副惑人的模样。

“谁说要走啊,刚才不是说身强体壮,耐力超强吗?还问我约不约?我都让进屋了,说约不约呀~”

说完,还眨了眨眼睛。

擦!太勾人了吧!这都不做还是个男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