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a~!victoria!”

“hurra!”、“hooray!”、“hourra!”

西班牙语、德语、英语乃至法语,各种各样的万岁声此起彼伏,各色的旗帜漫山遍野的招展挥动。毫无疑问,西班牙人领导的正义联盟联军,再次取得了重大胜利!

“亲王殿下,我方士兵已经攻入里加要塞,瑞典人打出了白旗。”

“哈哈哈,没想到英勇的古斯塔夫陛下居然选择了投降。”

这一年20岁的巴斯克亲王鲁道夫殿下,身体已经完全长成。得益于多年来的行伍生涯,他那达到一米九零的身体极为壮硕,全身肌肉匀称,显得非常雄健。再搭配上淡金色的头发,棱角分明的五官,整个人更是英气勃勃,气场极为强大。

在他麾下,神罗帝国老帅蒂利、弗里德兰公爵瓦伦斯坦、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四世、英国王储查理以及原法兰西领土上的一众国王、公爵、伯爵,还有西班牙新军的高级军官们,全都心悦诚服的深深鞠躬:“恭贺阁下,您带领着我们,拿下了这场漫长战争的最终胜利!”

这场战场哪怕从头开始算也不过打了两年多,真正西班牙带领正义联盟诸国参战也不过一年半的时间,比起历史本位面上的迁延三十年,可是短暂得很哪。当然,这个也就只有此时还在马德里的菲利普才能体会,跟你们是无法说道的。

“感谢各位的杰出贡献,正是你们的帮助和牺牲,才让正义联盟的正义,最终降落在了整个欧洲大地!光荣属于西班牙,属于大不列颠,属于丹麦……属于正义联盟!光荣属于上帝!”

“光荣属于正义联盟!光荣属于上帝!”

“库蒂尼奥。”

“等待您的指令,我的殿下。”

快乐的圣诞美女

“我亲爱的副官,麻烦您辛苦走一趟,把古斯塔夫陛下请到这里来。态度一定要诚恳一些,告诉他,我对他在战场上表现出来的才华,深表敬佩。”

“这是我的荣幸。”

1620年10月5日,瑞典人在波罗的海南岸最后一个据点里加被攻克,由于西班牙大西洋舰队进入波罗的海,切断了瑞典人的退路,因此弹尽粮绝的古斯塔夫被迫投降。至此,这场起于1618年4月的宗教战争,在穿越者强势介入后,迅速的走到了尽头。

在这场战争中,损失最为惨重的是哈布斯堡家族神罗皇室:维也纳虽然保住了,但是皇帝的威望已经完全扫地。除了奥地利的部分地区外,其他的诸如捷克、巴伐利亚等膏腴之地,全部被西班牙趁着战争的机会拿走了。

除了神罗皇室之外,原神罗帝国内的大诸侯们,无论是新教还是天主教诸侯,其实都是输家:大量人口损失,领地内被正义联盟广泛驻军,领主被架空……当然,新教诸侯是最惨的,因为他们和瑞典人结盟,甚至引入了奥斯曼帝国的武器,被视为对上帝的背叛。所以,这些诸侯的爵位传承至此大部分都断绝了。

当然哪,说你与魔鬼合作,背叛上帝,那是政治需要。说你英勇无畏,值得钦佩,那也是政治需要。事实上,对于真正大规模使用奥斯曼提供的武器,并给正义联盟的军队造成很大伤亡的古斯塔夫二世,鲁道夫却反而客气得很。

很快的,在库蒂尼奥的引领下,古斯塔夫非常光棍的仅仅带了两个侍从,就来到了联军的大营,而鲁道夫则是给予了对方极高的礼遇。

做出这样的举动,一方面确实是穿越者情节作祟:欧洲的军人学习军史,永远都绕不开古斯塔夫这样的传奇人物,其在历史本位面上英勇战死的行为,本能的为军人们所推崇。

当然哪,再怎么有情节,但到底是穿越过来二十年了。身处权利的大漩涡,哪怕菲利普一直都尽可能的让鲁道夫待在相对单纯的军队里,其他的东西几乎不让他碰。但这么多年下来,鲁道夫早就明白:情怀啥的,必须要放在现实之后。

不过,即便是现实,鲁道夫也必须要对古斯塔夫客气点:这位国王在战场上的天分真不是盖的。从1620年4月联军在储备了足够多的马克沁机枪和子弹再次发起进攻算起。六个月的时间里,古斯塔夫手中的兵力长期不足两万,就这样还对经常参战兵力超过十万的联军造成重大伤亡。

六个月的战事打下来,联军这边阵亡人数超过一万,受伤人数接近三万。而古斯塔夫投降的时候,手里的军队都还接近一万——实在是奥斯曼那边给的机关枪子弹没有了,不然他还可以打!

这样天生的统帅,当然值得敬重。

再说了,不管你接不接受,瑞典此时都是北欧雄霸一方的强国。对这样的国家,实在是不好把事情做绝:古斯塔夫就算是战死了,阿克塞尔·奥克森谢纳还在呢。这位才是瑞典这样人口稀少的国家能够始终足兵足食的关键——他就是古斯塔夫的萧何!

所以,在西班牙急于进一步整合欧洲力量,好在奥斯曼的易普拉欣还未成气候的时候迅速拿下奥斯曼的情况下。斩杀古斯塔夫,和瑞典搞成不死不休的关系,最终不得已去瑞典登陆作战的事情,双子都是不愿意做的。

因此,必须得对古斯塔夫足够的尊重。

“伟大的统帅,英勇的国王,值得尊敬的对手,古斯塔夫陛下,欢迎您的到来。希望今天我们的会面,能够为饱受战乱之苦的上帝的子民,带来一份持久的和平。”

“感谢您的热情,鲁道夫亲王殿下。”身高两米的古斯塔夫站在大帐中央,在一众王公贵族名将的注视下毫不怯场:“在开始停战条款的具体谈判下啊,我的士兵需要医生、药品、食物,请您展现您的仁慈,救救那些已经被感染,却因为没有青霉素而不断恶化的士兵。毕竟,他们只是听从我的命令行事,他们本身并没有做错什么。”

“非常乐意,库蒂尼奥,请你再次入城一次,向国王陛下的官员了解他们到底需要多少物资,并与对方做好接洽的流程。”

“遵命,殿下。”

“感谢您的仁慈和慷慨,那么,接下来,您可以宣布对我的处罚了?是要我自杀还是吊死?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被枪决。”

“哈哈哈,我的国王陛下,我完全没有您上述的想法。相反,我代表我国国王,菲利普陛下,诚挚的邀请您访问马德里,关于未来两国关系,以及欧洲和平后如何发展,我国陛下需要倾听您的意见。”

“咦?”对鲁道夫这样的提议,古斯塔夫是真的有点诧异:里加开城投降,是严重违背他一贯性格的。之所以做出这样的举措,不过是因为陆上被包围,海上退路被西班牙舰队封锁,败局已定的情况下,他想用自己的生命换取手下士兵的生还罢了。

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对方根本没有打生打死的想法?

“尊敬的陛下,如何呢?在您的士兵得到初步的救治后,不知我是否有荣幸,可以与您结伴向马德里前进呢?我国的陛下,正在那里对您和在座诸位翘首以盼呢。”

“……再一次感谢您的仁慈,我个人非常愿意跟随您前往马德里。”

“好的,陛下。我们在这里稍作休整就出发吧。据闻马德里到巴黎的铁路已经通车了,我们这次就先到巴黎,然后坐火车穿越比利牛斯山脉,直达马德里!”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