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说,像我这么端庄的人,轻易不能生气,生气伤身体,还会让脸上的胶原蛋白流失——我这可是原装的,不想年纪轻轻就换皮。

“呼,不生气不生气……”

“嘿,v阿姨来啦!”有个金毛小子乐呼呼跑过来。

“……鸣人,你刚才叫我什么?”

“v阿姨,你说什么?”

“笨蛋。”金毛小子背后走出来穿黑色浴衣的姑娘,很有礼貌地朝我鞠躬,“v姐姐,许久未见了。”

“啊呀,佐助还是这么可爱,过来让姐姐抱抱!”

“抱歉。”佐助后退两步,显得很戒备的样子。

“怎么啦?你小时候我经常抱你的嘞!”

“还是抱歉。”

金发小子大大咧咧,“什么嘛,你其实就是想占便宜对不对?”

“胡说!”

肤光胜雪天生温柔甜美女生图片

“哇哇哇,杀人啦!”鸣人这就跑了。

佐助还留在原地,我这时候总算注意到她身后有一只拉杆箱,“咦,你这是要去哪儿?”

“啊,要出一趟远门呢,最近有个亲戚要来拜访,所以我们打算出门避一避。”

“等一下,为什么你们的亲戚来拜访,反而要避开呢?呃,我是说,有一位亲友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严格来说,那位亲戚是师父的大哥,不过他们的家庭关系并不融洽,所以,嗯,我们得先跑路啦。”

“等等,夜之城封锁了,你们打算去哪儿?”

“总不能是和孩子们的春日旅行一样去丽景区呀。”佐助冲我眨眨眼,这就拉着箱子走进酒吧去了。

真是个好孩子,我心想。

说起来,我一直不知道酒保有个大哥,他这种脾气的人,放在二次元超梦里,一定老妈子人设,那么他的大哥肯定是个傻乎乎的英俊壮男,没头脑和不高兴,这才是推动剧情发展的黄金搭档嘛。

嗨呀,可惜我后天有正事儿要办,否则就到他家蹭饭,顺便也看看那位远道而来的亲戚长什么样子。

至于现在,闲着也是闲着,我该去找点乐子。

瑞吉娜正好也是打电话过来,说在歌舞伎区贝尔街道附近出现一名赛博精神病,军用科技已经封锁了现场,叫我赶紧过去处理一下。

等我匆匆忙忙赶到的时候,军用科技的佣兵们已经死得精光光,那位发狂的莫厄尔中尉大叫着“我要把你的脊椎从腔子里扯出来!”,果然是把一名佣兵给撕碎了。

哇哦。

现在那个疯女人还没发现我,我就躲在入口处偷偷张望。

说实话这地形够吓人的,地面有积水,还有电击陷阱,贸然踩上去肯定得吃瘪,我没有安装抵抗电流的义体皮肤,所以只能远远蹲着。

用扫描器远程接入莫厄尔中尉的系统,她的义体化程度挺高,军用科技的ice相当不错,但对我来说还是简单了些,直接改写底层协议。

嘭——

莫厄尔的义体短路了,一瞬间数百万伏的电压直接击穿了她的表皮,使得其周围出现肉眼可见的放电现象,就像朵烟花。

疯女人直接倒地。

搞定。

ncpd把悬赏金打了过来,不愧是能手撕军用科技机动队的女人,赏金也比街面上的喽啰多。这笔买卖很赚。

瑞吉娜那边也给了我一笔钱。委托完成,经验值到账,又升了一级。

真是轻松,假如姓鹿的早点把那个芯片给我,我现在已经成为夜之城的传奇了。

既然他有这种技术,自己应该也一早成为人上人了,为什么还留在沃森区当一名酒保?当初的黑客之神巴特莫斯能以一己之力把初网撕碎,而现在的我,距离巴特莫斯也并不遥远。酒保想必早已经超越了任何一名人类——这样的人,居然还过着朴素的生活,难不成这就是人生真谛了?

强大的人应该给世界带来改变,假如我能活成传奇,那我还真想为这个疯狂的世界做些什么。

等我走出赛博疯子的杀人现场时,有个男人叫住了我,是那个名叫狼的家伙,他今天不在酒吧打工,却出现在这儿,应该是特意来等我的。

“嘿,狼先生,今天这么悠闲呀?”

“v小姐,能否邀请您共进晚餐?”

“哦,很荣幸,但事先说好,只是吃饭对不对?”

名叫狼的男人,应该说他是看着我长大的,在我还小的时候,也在酒吧后的那家社区学校读书,那时候狼就是我们的厨师长了。

我们就像一家人。

“好久没有吃你做的拉面了,我原以为赚了钱就能吃到更好的食物,但没想到在学校记住的味道至今都忘不了。”

狼只是点点头,“很荣幸,我的厨艺并不如何高明。v小姐既然长大了,也该试着为自己做饭。从别人那里得来的食物,品尝不到真正的温度。”

夜之城的夜晚快来了,这一天忙碌,尤其下午找老维安装义体,消磨掉了阳光明媚的休闲时刻,随着太阳消失在天际线,寒冷的空气也在慢慢侵来,这种世界渐渐坠入黑暗的气氛,尤其在我迷茫于未来的时候,格外叫人感到不适。

似乎这一天还未好好享受白昼,就迎来夜晚了。

晚餐是在日本街的一家寿司店吃的,找了个僻静角落,狼和我有话要说。

“v小姐,你害怕宿命吗?”

“怎么突然问这么个问题?”

“假如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对抗世界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你会恐惧吗?”

“不知道,可能我会痛痛快快地战斗吧。你是想说,这个资本主义的世界完蛋操了,咱们这种底层人就该一辈子过猪狗不如的生活是不是?”

“不,那样的生活并不可怕。”狼放下筷子,凝视着我的眼睛,他的目光叫人直观地联想到苍凉的野生动物,“更可怕的是自由意志。”

“你也想聊哲学?”

“哲学是伟大的话题,尤其是其表现出来的优雅的逻辑美,但常人不应该过多钻研,以保证自己存活在一种名为自由意志的幻觉里。”

“我是不是不该继续听?因为你在聊哲学这东西,我可不太懂……”

“不,你必须要懂,你必须明白,你必须面对,当宿命找到你的时候,记住,别抗拒。”

“……好吧。”

这一餐有些莫名其妙。

狼走了,还把账单结了。

真是个好男人。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