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对漩涡有反应的人,是月娜。

那大地上黑暗漩涡中,透露着一股气让她有一缕熟悉,但又极端厌恶的气息,令人反胃,呕吐。

““伪装者的气息……””

月娜双手中忽然闪过一抹光,圣枪布里欧纳克被她握在掌心,心神提到了最高警惕点。

教团最古老的图书中曾记载,奥兹玛曾借助过异界恶魔的力量,如今突然又有强大的伪装者,出现在虚无之境?

咚咚咚……

大地之下传来沉闷的声响,一跃而入的白斯好像和神秘伪装者交上了手,前方百米,地面龟裂,有黑暗气息澎湃而出。

突然,夜林眼神一凝,脊背微弯,一股莫大的压力由外而内,分布在身体的每个角落,每一个细胞。

好像细胞突然间从灰尘缥缈有了沙粒的重量,肌肉如铁块沉重,血液如水银流淌,浑身好似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束缚。

重力!

大地之下的怪物,居然让白斯使用了重力能力!

谷雨涨红小脸,艰难吐息:“有点难受……”

治愈系软萌妹子暖系写真

她本就是依靠轻灵的身法和攻速对敌,身体突然被重力束缚,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比墨梅她们要重太多了。

砰!

一道沉闷至极,但震人耳膜的声响突然爆出,地面剧烈颤动了一下,宛如塌陷地震,但幸好在场的人都不是普通人,很快就稳住了身形。

“滚出来,鼠头鼠尾的家伙!”

一道魁梧雄壮,黑黝肤色的男人从黑洞中暴射而出,不过根据他弓着腰倒飞的姿势来看,应该是被白斯一拳头揍出来的。

男人的身材居然和重力恶魔白斯相差无几,体表右肩覆盖着肩甲,面如恶鬼般狰狞,浑身滂湃着让月娜几欲发狂的气息。

呼~

又一把像是巨剑,但看起来更像是某教堂门板的武器砸落在地上,厚重,朴实,表面纹刻着神秘的银色花纹。

“呵……”

地震瞬间平静,黄沙不再飞散,白斯用绝对的重力法则,稳固了一方空间,同时踏足飞出。

不过夜林已经敏锐察觉到,白斯没有武器的左手,微不可查有些灼烧融化的痕迹,因为没有武器他吃了一点亏。

“等等,我们曾在数百年前合作过,又何必自相敌对。”

神秘男人声若雷霆,拄起巨剑起身,不自觉有些皱眉,果真是个棘手的恶魔,力对战下去先不说谁胜谁负,时间就有些耗费不起。

白斯挥拳的动作一顿,看了半天,然后雄浑的嗓音震颤天穹,回应了对方:

“你谁啊?”

呃……

回答他疑问的,是身圣力澎湃的月娜。

“毁灭之贝利亚斯,混沌之奥兹玛的三大暗黑骑士之一,看来黑色大地的封印,果然泄露了一丝!”

马杰洛主教的担忧是正确的,无翼天使小雏的降临也没有错,黑色大地貌似出现了一丝纰漏。

“圣职者?”

贝利亚斯浑身一震暗骂晦气,自己不过是刚刚才借助奥兹玛大人的力量,重新沟通虚无之境,怎么在这里也遇到了那群烦人的家伙。

要不是这些圣职者,血之诅咒和伪装者早就蔓延到阿拉德各处,乃至天界,魔界!

“不过死在我手里的圣职者,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呵呵……”

虽然有些忌惮月娜圣枪上的气息,但贝利亚斯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其实当年的战争不能说伪装者大军败了,而是因为某个借助使徒赫尔德力量的女人,强行把大人给封印到了异次元。

一切,都只不过差之毫厘罢了!

“奥兹玛的人?那个不走运的失败者?”

得到身份后,白斯明显有点嗤之以鼻,他回想起来了一点点,奥兹玛曾借助异界恶魔的力量开启裂缝召唤异界怪物。

后来,还因为暗精灵异次元裂缝的缘故,导致虚无之境和黑色大地有过短暂的接触。

但因为黑色大地内没什么价值,又存在着两位可怕的使徒,故而即使伽乌尼斯能定位黑色大地,也一直都是不管不问的态度。

“哼!奥兹玛大人不过是在力竭之时,被那个女人暗算了一道,合作,未来大人也会帮你们侵略魔界。”

暗黑骑士贝利亚斯语气炽烈,充满迫不及待的狂热,其实黑色大地的封印一直很完善,但没想到在不久之前,因为某个意外来客,破裂了一点缝隙。

“不好意思,伽乌尼斯大人曾经和这个人达成了一桩交易。”白斯指了指夜林,颇有些意兴阑珊。

说的好听点未来你帮我们侵略魔界,另一个意思,不就是说现在你们屁用没有,需要我们帮助么?

“什么交易?”

贝利亚斯有点意外,不是说宇宙恶魔都没脑子么,怎么还会做交易?

“他得到了大人的一缕友谊,只要他一天不死,我们不会对阿拉德大陆动手,虽然我们是荣耀,辉煌,战无不胜的侵略者,但其实,我们还是挺讲信用的。”

“嘁,也就是说……”贝利亚斯挥动巨剑,空气中炸出一团狂风,风沙呼啸,云层卷动。

毁灭之贝利亚斯,挥动武器时能造成席卷一切的狂风,从地核深处召唤熔岩!

“杀了他?就行了?”

“对。”

“好!我杀了他。”

狞笑的暗黑骑士,没想到这一趟活来的这么轻松,只要借助宇宙恶魔的力量崩溃黑色大地封印,奥兹玛大人的毁灭力量将会重新君临阿拉德,再次掀起一轮血之瘟疫。

这次,有备而来,必然让阿拉德万劫不复。

“貌似被看扁了啊,而且是我们部。”

夜林晃了晃脖子和胳膊,没想到晋升传说境界后的第一个大敌,还是一位奥兹玛的部下。

“那杀了?”

希娅特仔细盯着自己这把剑,真美啊,就差一点点了,会变得更美,更强!

“不杀留着过年?丑了吧唧的,喂老皮估计都不吃,还野心勃勃,我们平安日子都没过几天。”谷雨抱着同样的意见。

月娜更是抢先动手,想先按惯例给麦露套上圣光守护,然而突然想起来,麦露去见妹妹去了,这一趟没跟来。

“给点面子嘛。”风樱用修长的手指弹了一下骨刃的剑刃,“阴阳怪气”道:“他可是奥兹玛的属下唉,身份这么强,我们连个正眼都不配。”

穿梭空间裂缝时吸收的转移气息,又让她得到了极大的好处!

这时,贝利亚斯才愕然发现,这一队人,怎么看起来不仅没有惧怕,反而纷纷凶神恶煞,想要把他生吞活剥。

“铮”的一声,夜林吹了吹妖刀猩红色的剑身,呵呵一笑。

“我替几百年前,死在你手里的圣职者和普通人,重新问好,奥兹玛的属下,赫尔德的傀儡。”

暗黑三骑士,是在奥兹玛觉醒使徒之力后,投靠过去的神秘恶魔,真实身份其实是赫尔德的傀儡。

目的,自然也是增援,同时监视奥兹玛。

“呵,区区一群人类罢了,看样子是互相托付后背的队友啊,那么……”

贝利亚斯诡异一笑,他粗大的左手掌中,托起一颗猩红色的血球,球体所散发的气息让曾经喝过伪装者血液的月娜,顿时就判定了,这是血之诅咒,而且是母体!

血之诅咒,本就是一种瘟疫式的诅咒传播,源头母体,掌握在奥兹玛和暗黑三骑士手里。

一旦感染,破解的方法除了足够坚定的意志之外,只有便于控制血之诅咒的血饮十字架。

“让你们感染这污秽的血,然后陷入自相残杀的境地,一定非常可管吧,太棒了,太棒了,太……”

极神剑术·瞬斩!

一抹看不清,但诡异的白芒,如同清晨时东方的一条鱼肚白线!

夜林已经出现在贝利亚斯身后,完成了一次攻击,并慢慢把妖刀收回,神色淡然,从容不迫。

贝利亚斯托起血之诅咒的左手,也在无声无息间断裂,砸落在大地上,血流如注。

那颗血之瘟疫的源头,也无声无息间出现蛛网般的裂痕,从裂痕中绽放一缕光,爆碎了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