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黄金蛐蟮声音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杀气,整个天地都是充满了肃杀之气。

“我谋算了这么久,眼看着就要功成了,盘古却是要我部心血付诸流逝!

嘿嘿,盘古啊盘古,让我不能完美炼化第三纪元,我也要让不能完整融合三千混沌神魔!“

说完之后,黄金蛐蟮大口一张,时辰尊者与扬眉大仙两人就是径直被黄金蛐蟮给吞进了肚子之中。

并且,连同鸿钧老祖也是一起消失了。

听到了黄金蛐蟮的咆哮之后,帝辛终于是知道了这个黄金蛐蟮的真正谋划了。

也是明了了为什么鸿钧的实力总是能够一次次的出人意料,仿佛永远没有底线一样。

这一切都是因为黄金蛐蟮炼化的第三纪元大能越多,他能解放出来的实力也就越多。

实在是万分危急的话,也可以临时提升实力,只要控制住不让这第三纪元众人被警醒就是了。

“想来鸿钧那一次进攻大商本来还要提升实力的时候,突然惊疑一声直接消失不见了,估计就是惊醒了那第三纪元众人了吧。”

一些疑问,在帝辛的脑海之中都是有了答案。

逆光小清新长发美眉大胆诱人私房写真

帝辛不得不说,这个黄金蛐蟮实在是心很大。

他居然要将整个第三纪元所有底蕴都化为他自己的实力。他要做第三纪元的无冕之王。

如果真让这黄金蛐蟮成功的话,那么第三纪元就只有一个主角了,那即是黄金蛐蟮了。其他所有人都是他的傀儡,都是他的奴隶。

以一个纪元为奴隶来助自己一臂之力完成目标。这种事情太疯狂了。纵然是盘古大神都是愣了一下。

很显然,这个黄金蛐蟮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狐祖,三仙道岛主,兽皇神逆,黄泉大帝,狐祖这些人亦是一个个面色难看。

从刚才这个黄金蛐蟮的叙述之中他们听到了自己的影子。他们不过只是这个黄金蛐蟮的一个棋子。

枉他们当年还自称自己威压盘古大世界,无所顾忌呢。

想不到先是遇到了六扇道人打击了他们。如今又是听到了一件让他们难以释怀的谋划。

他们算什么?

狐祖,三仙岛岛主,神逆这些人一个个都是目光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杀意。

如果说之前要杀这黄金蛐蟮不过是一个目的,那么现在要杀这黄金蛐蟮就还要牵扯到他们的仇恨。

任是谁也接受不了本来一件满是自豪的事情到头来居然是被别人算计才进行的。

这些事情听起来时间挺长,不过对于黄金蛐蟮与盘古而言不过只是一瞬间。

本来这黄金蛐蟮还只是打算用自己炼化而出的第三纪元众人来对付盘古大神。

不过这黄金蛐蟮始终是小觑了盘古大神,盘古大神终究是来自永恒界开天一族之中的佼佼者。

怎么会只有这一点手段呢。

一番厮杀之下,这黄金蛐蟮的底蕴是根本没有奈何得了盘古大神。

其实,想来也是,这黄金蛐蟮能够提前炼化之人肯定都是实力低下。最起码相比那些留在最后的巨头而言,实力是低下了。

是的,盘古拿出了三千混沌先天神魔,三千个至上之境的存在。

这黄金蛐蟮同样也是拿出了三千个第三纪元之人,三千个至上之境的第三纪元大能。

不过很可惜,在盘古三千混沌先天神魔的阵势绞杀之下,这三千个第三纪元的大能并不能阻挡得住盘古的攻杀。

这黄金蛐蟮也看出来了。

一方面,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三千混沌先天魔神居然先天压制了第三纪元众人。他们的咒杀之术对于这些混沌先天神魔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似乎这三千混沌先天神魔先天免疫咒术。

这就很可怕了。这样的话,还打什么?直接被屠戮得了。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这个真武七截阵的作用了,这个真武七截阵让这些混沌先天神魔的实力提升了何止十倍,百倍。

也难怪这些第三纪元众人只能是节节败退了。

再加上了这第三纪元众人还不熟悉第四纪元的战斗方式,他们刚刚面世,就遇到了三千混沌先天神魔这种厉害角色,一时之间转换不过来也不为过。

这也就是为什么本来还镇定自若的黄金蛐蟮突然这般的愤怒了。

因为现在他想要保命,想要留住时辰尊者与扬眉大仙的性命,只有一个办法了。

那就是抛出第三纪元沉睡的真正巨头。

让这些第三纪元真正巨头来给他挡灾。

相信这些第三纪元真正巨头肯定有办法来挡住盘古的无情杀戮。

不过这样子一来,黄金蛐蟮的万古谋划就真正的失败了。他得了一些无关紧要的第三纪元之人又有什么用?

况且,之前一战之中,他手中的底牌已经损失了不少了。

正是因为黄金蛐蟮明白了这个道理,这才是大怒。

他万古谋划坏在了盘古手中,岂能不愤恨盘古,这才使得黄金蛐蟮毅然吞下了时辰与扬眉。

他万古谋划被坏,那么他又怎么可能让盘古三千混沌先天神魔圆满呢?

这一次退去之后,黄金蛐蟮知道自己肯定要彻底隐藏了。

因为盘古的威慑无时不刻不在威胁着他。

黄金蛐蟮相信,只要自己稍微露出一些苗头,肯定会迎来盘古的无情杀戮。

如今这个大世界乃是盘古当年所开,黄金蛐蟮绝对相信,盘古肯定有本事可以轻易找寻到他。

因此,他要彻底隐藏就要逃的远,这也就绝了他继续积蓄实力的想法。

况且到时候,这些第三纪元残留的巨头们也会恨死他,这逼的黄金蛐蟮不得不彻底隐匿下来。

“哈哈哈哈,盘古,接招吧!

第三纪元巨头们,觉醒吧!

希望们会喜欢我黄金蛐蟮送给们的礼物!”

只见黄金蛐蟮一声咆哮,顿时从他那巨大的嘴巴里面吐出了密密麻麻的人。

这些人一个个都像是一个小太阳一样,让人的注意力不由自主的集中在他们身上。

这些人双眼紧闭,有的人还可以看到他们身上的伤势还没有痊愈。

一股股莫名的力量在觉醒着。

此刻由于是在巨大的真武七截阵之中,这些人刚刚出世就是遭到了三千混沌先天神魔的猛烈打击。

“谁敢放肆?”

一声巨大的声音如是天雷一样浩浩荡荡响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