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恩的位置往后不过百米,便是人声鼎沸的帝国竞技场。

不知是不是一点心理方面的原因引起的错觉,希娅特嗅了嗅鼻子,愈发觉得血腥味浓重。

那一座风格华丽又雄伟的竞技场,仿佛变了颜色,变成了刽子手的猩红屠宰场。

“给我滚开,帝国的走狗。”

巴恩自然不会被一句呵斥就吓破了胆,而是左拳敲了敲胸口,慨然道:“忠诚,是骑士的美德。”

面露讥讽,希娅特掏了掏耳朵鄙夷道:“但是公正、律己、诚信、宽松等骑士应有的美德,你可一样都没有。”

一句反驳说的巴恩话噎在嗓子眼里,突然面有尬色。

骑士,本应是拥有勇敢、忠诚、正义感,美德的象征。

骑士们永远不会背弃自己的誓言,同样也会用生命,来保护自己的家园,还有弱小的同族。

但如今帝国的骑士们,貌似除了愚昧的忠诚,便再也没有了其他美德,甚至会成为贵族手下的暴徒。

“我听说你的铁狼骑士团考核难度,在整个德洛斯都是最顶尖的,你是在抚慰什么?你那颗早已流淌着黑血的心?”

希娅特冷笑一声,气势缓缓升腾,犹如滔天汪洋,万米巨浪,覆压向惊惧的巴恩。

朱唇皓齿迈步轻盈灵动小美女图片写真

时间珍贵,不能再废话了。

“希娅特!”

无与伦比的恐怖重压彻底让巴恩变了脸色,不可敌,只能单手挡住风压,从嗓子眼里挣扎嘶吼:“你不怕你的家族,受到牵连么!”

话音未落,刹那之间三道剑气携有开天辟地之势,割裂了竞技场外的广场大地,搅动了一方风云。

剑气凌厉,击中巴恩迅速做格挡状的佩剑,恐怖的冲击力让其瞬间倒飞而出,甚至撞断了身后一颗碗口粗细的树木。

她冷冷淡淡的眼神极为不屑,像是一位高傲的女王,在蔑视路边的一滩垃圾。

“你就没觉得,我有心和你聊几句话的时候,空气中多了一点异香么?”

因为护甲开裂,胸口疼痛难忍,刚刚才站起身的巴恩一怔,嗅了嗅空气的味道,顿时感觉头脑中有一种微妙的眩晕感。

“这是食梦树的花粉,经过特殊配置后,会使人遗忘最近时间发生的事,而且我在绝密区域的时候才十几岁,现在几年过去了,我还特地剪了短发,这个地方的人,也就你这个第二期转移实验主持者还能认得我。”

希娅特眼神有了一点复杂,握住剑的手几次欲提起来,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径直走过巴恩身旁,像蔑视一只在脚边佝偻的蚂蚁。

“我今天的目标不是你,而且夜林说过,他很好奇你疯狂追求力量的原因,是失了智,还是为了柯纳德爵爷的侄女。”

食梦树的花粉在飞快起效,巴恩却如被五雷轰些什么,却一头栽在地上昏睡不起。

位于竞技场内部包间,正刚刚打开一杯香槟准备享用的贝雅特丽齐,也在圣者之鸣号停下的时候就察觉到了意外,并在第一瞬间暴掠而出,掌心紫色能量暴动,直击战船。

咻!

一根箭矢堪堪擦着她耳边飞过,她一直戴在脸上的泥陶面具,突然裂开了几道缝隙,也强行止住了她飞行的势头。

“露德米拉!”

贝雅特丽齐心头猛然一沉,她现在与巴恩是同样的念头,就这几个人,凭什么胆敢攻击帝国竞技场?

要么是失了智疯了,要么就是有绝对把握。

圣者之鸣号的船头,露德米拉放飞了自己的伙伴米拉修也就是猎鹰,让其高飞后直入云层,警惕着帷塔伦的方向。

“可惜了,没能射中你的脑袋。”

露德米拉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继续把一根箭矢搭在弓弦上,其意义不言而喻,你,别想动!

德洛斯帝国悬赏金第一名露德米拉,自然是有着让所有人都忌惮的本事。

就是曾经敢去追逐巨龙的贝雅特丽齐,此刻也是大为棘手,面色阴沉不定。

一般通缉犯比如黑震团高层或者暴戾搜捕团干部,悬赏大概几十万到百万金币,露德米拉的悬赏金,是整整一百亿金币!

而且这份悬赏时间,已经持续了数年,无数被金钱蒙蔽了眼睛的赏金猎人撕下悬赏令,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如果说曾经的神官吉格是极致的群体灭杀让帝**恐惧,那么露德米拉就是百万军中,可取敌将首级。

这个来历成谜的女人,让贝雅特丽齐犹豫不决。

去阻止地下那个剑士?

还是与露德米拉对峙?

她无奈,也只能选择后者,因为露德米拉既然站在船头,也就是说,如果暴露了里昂皇帝在竞技场的消息,对方有一丝丝的概率,会试图直接射杀皇帝。

……

帝国竞技场入口并非冷酷嗜血,反而装扮的很有休闲风格,修剪整齐的绿植花圃正在夏日鲜艳盛开,帝国国徽样式的雕塑尽显庄严肃穆。

通往竞技场内部的通道两侧,各有一尊高大的士兵雕像,抓着一把巨大的镰刀模样的武器互相触碰,仿佛是门神守卫,又好像是死神镰刀。

通道最后几十米,则是一道连续不断的台阶与平台交错,希娅特很快便站在了起步的位置。

因为生死角斗马上就要开始的缘故,负责守卫内部秩序的卫兵,浑然不觉外界发生的惊变,都聚集在一起等待着开始的讯号。

人声鼎沸之下,也根本听不到竞技场外的战斗声音。

“我是应该在这个地方斩出那一剑,还是……再靠近一点?”

希娅特呢喃细语,左臂的魔手愈发耀目,同时,第二颗鬼伏珠被取了下来。

“近一点吧,这可是,最后一场比赛了啊!”

一步又一步,希娅特嘴角上扬起一抹笑意,她似乎进入了一种超然的状态,无物无我。

耳边沸反盈天的嚎叫,仿佛被自动隔离了一般。

终于有士兵发现了这个才入场的怪人,刚要出声询问,剑气便让他们闭了嘴。

吼吼吼~

竞技场内部,一声响彻云霄的惊天兽吼,终于让希娅特回过神,并慢慢停住了脚步。

竞技场的常客,帝国各种实验中诞生的怪物,是催化血腥战斗开始的最后一点火星。

人与人之间会互相忌惮,但怪物不会,它的疯狂会促成盛宴的开始。

“”风蚀心,星穿云。

星辉映剑影。

烈日陨,万里行,

吾剑斩不平!”

希娅特呢喃着这首在月光酒馆学会的预言,称之为剑皇之歌的短诗歌。

“吾”是谁?

她以前认为是某个剑术高超的反抗者,并对此抱有殷切的期待,期待某位至强者,能带领革命军反抗帝国。

但是现在赫然醒悟,“吾”,的确就是她自己啊!

人声更喧嚣沸腾了,这次的怪物,是一只独眼巨人,它疯狂的追逐着场中的成员,独眼中激射出能引起爆炸的光。

有观众发现了站在入口高台上的希娅特,但都并未在意,大概是哪个迷了路的人,或者侍卫工作人员吧。

毕竟竞技场那么大,观众又极多,一时间找不到座位,这不很正常么。

正在厮杀的血腥,才是目光应该看得地方。

希娅特慢慢拿下了第三颗鬼伏珠,刹那间的刺痛让她牙齿发冷,但依旧面带笑意,很冰,很冷。

她犹如吟唱着一种玄奥的魔法咒语,而咒语的效果,则是让魔手的转移之力,发挥到极致!

“英魂勿相泣,

必报同袍义。

寒锋利芒剜敌心,

泣血枕戈慰亡灵。”

轰隆隆~

咔嚓~嘣!

刹那间电闪雷鸣,霹雳之声响彻云霄,震耳欲聋,仿佛惊雷在竞技场中央突然炸裂。

过于诡异的惊雷之声,乃至让黄金之都帷塔伦的居民和没去的贵族们,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声音的发源地,却猛然惊觉,那个方向,居然是帝国竞技场。

终于有人察觉到了不对劲,那个站在竞技场入口看起来像侍卫,又像迷路的女子,为何浑身上下突然闪耀着无穷无尽的光芒。

她澎湃的能量,比场中每一个厮杀的角斗士都要汹涌,剧烈!

竞技场,罕见的出现了短暂的人声寂静,只有雷鸣阵阵,飓风呼啸。

希娅特面前浮现一把冰蓝色的长剑,寒冰之凯拉丁!

她并没有去握这把元素魔剑,而是又凝聚出一把新的火焰短剑,火焰之普朗贝尔兹。

第三把,暗属性巨剑,冥炎之巴里萨达。

驭剑术四属性魔剑最后一把,电光弥漫,闪电之斯通布灵格。

四把元素魔剑,在她期待又激动的眼光中,缓缓靠近。

不同元素之间的能量互相抵制却又微妙融合,这并非是元素师诞生第六元素的过程,因为这个技能的本体,是魔剑,而非元素!

“阻止她!”

某位贵族一声令下,才赫然察觉到,维持秩序的士兵,居然已经少了一多半!

滋啦~

四把属性魔剑之间闪过一抹火花雷弧,通体泛起明亮的光,下一瞬,魔剑融合诞生!

一把无比华美的七彩巨剑,夺取了所有人惊异的目光。

誓约之剑—雷沃汀!

希娅特无视了骚乱恐慌的人群,这一些赌人命为乐和为财的货色,不值得她去同情和怜悯。

而且慢慢抓住了雷沃汀的剑柄,缓缓抬头望天,雷鸣,雨落……

“一剑终成风雨落,誓约斩魂万剑巅。”

剑皇之歌是不断流传,不断新增歌句的,在所有具有反抗意志的人心里。

如今她给剑皇之歌写下了一个尾句,当然,也可能是一句开头……

魔手的转移之力汹涌绽放,尽数涌进雷沃汀的剑身,并斩出了那魂牵梦萦的一击。

荣耀之剑!

……

白芒,无穷无尽的白芒,天地间似乎被剥夺了其他颜色,唯独只剩下雪一样的白,随之而来的,便是视盲!

明明上空狂风呼啸,惊雷伴奏,但在他们的耳朵里,好像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帝国竞技场的建筑材料以及防护手段,自然都是一等一的最顶尖,但此刻却如泥渣积雪一般,飞速破碎湮灭。

有数十道浩瀚的魔力涌动奔出,这些都是贵族和皇帝的护卫,满脸惊骇却只能豁了命一般顶上去。

但是在那道白芒之下,同样溃散消融,如一片突现在暖阳中的北方雪花。

唯独原本浴血厮杀的角斗士们,惊愕之余,满是响亮的大笑,疯狂且快意。

希娅特嘴角勾勒出一抹舒心的笑,手中雷沃汀缓缓消散,整个人也身子一软倒了下去,力竭。

堪比帷塔伦城墙级别防御的帝国竞技场,墙壁上裂开狰狞的伤口,并开始面轰然坍塌。

……

“你妹的,我以为你在外面斩一剑就罢了,你倒好,跑里面去了。”

夜林一边恨恨吐槽,一边抱住半惊愕的希娅特飞快逃离这片坍塌的地方,头也不回。

什么具体杀伤多少,后果怎么样,现在一点也不重要,赶紧跑路才是正经事。

“哎哎哎?你怎么来了?ex多尼尔?不可能吧。”

希娅特伸手揽住他脖子使劲往胸膛处蹭了蹭,惊喜之余也是满心不解。

多尼尔的速度不足以赶到帷塔伦,ex多尼尔体积又太大,不可能在德洛斯境内逍遥自在,一路闯到竞技场。

“等下你就知道了!”

圣者之鸣号旁边,一艘不比战船规模小的梭形金属船,凯丽正在内部呐喊招手。

“你忘了么,我让凯丽打造的未来去往天界的飞船,而且这船的能源是天鹰组织的源能,力状态,比圣者之鸣的速度还要快一分。”

————————

s:因为作家的话,盗版看不见,故占据一点正文字数,且恰好卡在3998,一百几十字,不会额外收一分。

偶尔闲心思通过网页搜这本书的盗版,因为我取的名字比较长,然后我就看到了奇葩搜索关联。

原名:xxx的不正经xxx

盗搜:不太正经的,不正劲的,不正常的,不太正劲,的不正劲,的不太正经……

(?_?)

我这是不小心衍生出了绕口令?

你们长点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