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成都和袁守城之间,战斗的动静实在太大,哪怕隔着两条街,苏定方也能听到房屋倒塌的声音。

“宇文将军这么久都没有赢,看来袁守城并不是一般大宗师啊。”

站在屋顶上,苏定手持千里镜,默默注视着两人的战斗。

这是一场战斗风格完全不同于斗将的大战,激烈程度或许比不上斗将,但是破坏力却比斗将大的多。

武将之间的斗将,因为需要保存体力,一般都不怎么用外放内力,可大宗师的内力好似用不完一般,动不动就是一道剑气飞射过来,房屋若是被打中的话肯定也就毁了。

“本来以为宇文将军应该能拿下大宗师,调来攻城弩和投石车只是预防万一,现在看来恐怕还是要靠这些利器了。”

苏定方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随即又皱眉自语道:“不过看这简直,一百架攻城弩和五十台投石车,不一定能那些袁守城这个大宗师啊。”

一念至此,苏定方果断下令道:“来人,立即把所有的攻城弩和投石车,都给本将运到北大街这块来。

另外再给给宇文将领发旗语,让他在尽全力缠住袁守城,千万别让袁守城给跑了。”

“诺。”

传令士兵离去后,萧衍却走过来,说道:“苏将军,秦军,不,是我军,投石车岳有两百架,攻城弩八百架,都运过来的话,以北大街的地形,恐怕施展不开。”

“这么把这茬给忘了。”

清新美少女长发飘逸午后花园唯美写真

苏定方恍然大悟,随即问道:“萧将军有什么建议吗?”

“北大街就这么大,依末将只见,容纳一百架投石车,四百架攻城弩,就已经是极限了。”

“好,就按照萧将军说的去吧。”

“谢将军信任。可是将军,投石车和攻城弩,能杀得了袁守城吗?”

最希望袁守城死的人,就是萧衍,毕竟他是造成袁绍死亡,赵国灭亡的罪魁祸首,所以袁守城这次要是逃出去的话,难保将来不会为了报复而暗杀他。

一尊大宗师的暗杀,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躲得过去?

哪怕有秦军的庇佑,萧衍也不认为自己能躲过去,毕竟秦军不可能派一个大宗师来保护他,所以他无比希望宇文成都可以杀了袁守城,只是目前来看宇文成都虽强,但好似还不具备斩杀袁守城的实力啊。

听了萧衍的话后,苏定方自信的笑道:“攻城弩和投石车,若是打不中的话,自然一点用都没有,但要是打中了,哪怕是大宗师,恐怕也不会好受。”

秦军的攻城弩所用的箭矢比长枪还粗,射出后的力道更是强弩的百倍,足矣射穿十层铠甲,所以哪怕大宗师有罡气铠甲护体,也绝对挨不了几下攻城弩的弩箭。

至于投石车,投出的每块石弹,力道都重大千斤,哪怕是李存孝、李元霸,硬抗投石车发出的石弹的话,也绝对会受伤甚至是陨落。

攻城弩和投石车都可以伤到大宗师,可这两件装备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准头不够。

大宗师的移动速度肉眼难见,除非站着不动,否则投石车和攻城弩想打中,这几乎没有多少可能。

萧衍也不任务靠攻城弩和投石车,就能杀掉无敌于世的大宗师,但见苏定方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他也只能耐下性子静观苏定方的布置。

就在苏定方调兵遣将,设下埋伏,准备彻底将袁守城留下的同时,宇文成都也注意到了对面房屋上,己军士兵对他所发出的旗语。

“让我拖住袁守城?苏将军到底想干嘛呀?难道不怕逼得袁守城燃烧内力吗?”

宇文成都心中也是疑惑万分,但苏定方军令已下,他也只能尽力的配合。

袁守城也意识到自己不是宇文成都的对手,继续这么打下去的话早晚会被耗死,可他还是留下尽力为袁绍拖延时间,因为一旦宇文成都追上去的话,袁绍哪怕逃出了渤海也一样逃不掉。

袁绍刚死,苏定方就立即封锁的现场,随后更是封锁了北大街,袁守城连一个赵国逃兵都没看到,而且一直被宇文成都缠着,自然不知道袁绍其实已经自刎了。

宇文成都和袁守城之间一连大战了一个时辰。

大宗师袁守城一直内气外放战斗,这种浪费内力打法让宇文成都很不习惯,刚开始他也外放内力展开战斗,可打着打着却发现自己耗不过袁守城,于是将外放的内力收回体内,采用自己希望的打法与袁守城对战。

宇文成都哪怕不使用内力外放,全力施展之下,也一样可以与大宗师周旋,打着打着袁守城也受不了,在这么打下去肯定会被活活耗死,毕竟渤海城可已经落入秦军的手中了。

“都过了这么久了,本初应该已经逃远了,老夫也该撤退了。”

袁守城心中盘算的同时,对宇文成都喝道:“再打下去也分不出胜负,此战到此结束。”

言罢,袁守城收招准备逃跑,宇文成都见此大惊连忙准备阻止,可大宗师若是一心逃命的话,别说是他了,全天下也没几人能拦得住。

虽然明知追不上,但宇文成都还是奋力直追,两人沿着北大街一追一逃。

袁守城逃着逃着,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街上别说是百姓,哪怕是一个逃兵都没有,甚至也没有秦军的士兵,整条街安静的有些诡异。

袁守城来不及深思,突然就有大批秦军出现,并堵在了街口,而苏定方则正在最前面,手中还提着袁绍袁绍的头颅。

“这个袁绍,本将都给他投降的机会了,可他却如此不识好歹,宁愿自刎都不愿投降。

罢了,本将有他的首级领功就行了,袁绍的尸体就扔出城外喂狗吧。”

苏定方一脸嚣张的说道,显然是在故意刺激袁守城。

一听这话袁守城先是一愣,看到苏定方手中袁绍的头颅时,整个人瞬间如遭雷击,瞪大眼睛咆哮道:“本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