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郎之死带来了很多东西:夜之城的躁动,还有我们所在的这辆浮空车。

杰克是第一次乘坐这么豪华的载具,也是第一次在这样的高度俯瞰这座无限可能的城市。

他有些慨然,“或许这就是大人物的生活吧。我是说,我们可以在空中,而地上那些车辆,要和一个城市的人分享道路。”

“想不到你还是个哲学家,杰克。”

“呃,怎么说呢,v,虽然挺棒的,但我不太喜欢这种感觉。我现在觉得特别不自在。”

“咱们都是山老鼠,活不成西装革履的模样,你瞧你,穿了西装也没人觉得你是话事人呀,倒更像是拎包的小弟。”

“真的有这么差吗?我还觉得挺有男人味的呢。”

“这样,等这趟拿到钱了,我和米丝蒂带你去一趟神宫寺,挑几件顺眼的行头。”

“呼,神宫寺可真不便宜哦,对了,你有没有给金主打过电话?告诉她事儿成了,咱们这就可以交货。”

按照计划,我们是该去找德克斯特,这次行动闹了这么大乱子,原定在来生见面也必须改道安全屋,否则荒坂的忍者马上就会围着味儿过来把我们弄死。

杰克的意思倒有些耐人寻味,不过通知雇主一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不对?

电话拨过去,艾芙琳那边几乎是马上接起。

纯美桑桑娇羞迷人

“v!你还活着,天,你们把绀碧炸了还是怎么?城里完全乱了,荒坂的车一趟接一趟,你们成功拿到货了吗?”

“那还用说,平安无事。另外,我们没炸绀碧大厦,只不过荒坂赖宣把荒坂三郎杀了,我们也是一脸懵逼。”

“我靠,三郎?那个三郎?”

“没错,就是那个三郎,哈,你是不知道,这老头走路都颤颤巍巍的,活了一百五十多年,也该活够了。”

“ok,让我缓缓……先不说这个,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回去找黑胖子?”

“对,不然呢?”

“听着,咱们可以把他甩掉,我全额支付你们,一分钱都不需要给那个吸血的中间人。怎么样?这可比你们出几十趟任务赚的都多了。”

“嗯……不怎么样,对了,有一件事,我把relic插到自己接口里了,不会出事儿吧?”

“什么?为什么?你疯了不成?”

“情况很复杂,总之你只要知道,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现在说说该怎么把这玩意取出来。”

“电话里说不方便,总之,你既然要去找德克斯特,那就快些,咱们的时间很紧。”

杰克打了个哈欠,“瞧,我都有些困了,说起来,青金石套间的床真不错,宽敞,软和,还有股香气。”

“回去就能睡觉了,再提提神儿。”

就在这时候,有一辆荒坂的浮空车盯上了我们,它广播要求我们立即降落,否则就要动用武力了。

“我操,他们难道看不出来这是自家老板的车吗?”

“不,杰克,他们可能就是看出来了,三郎死了,那么开着车的,就是凶手或者逃兵。”

“那怎么办?”

“先打,打不过咱们就逃。杰克,把你的个人链接插上,我把浮空车的火力系统交给你。”

又是一场追逐战,这回轮到杰克大展神威,他兴奋地呢喃了一句:“女士们先生们,杰克·威尔斯!”

就是这股劲儿!

然后我们就被击中了!

“妈的杰克!你干什么吃的!咱们要迫降了!”

“我实在顶不住,对面来了更多,火力太猛了!”

“草,先退出链接,我数一二三,咱们一起跳。”

打开车门,我已经控制浮空车在河面上空飞行,夜风和雨,火焰和子弹,光与爆炸,一切世界的尖叫都在涌进来,我说:一、二……

“三!”

快速下落,砸进水里,巨大的冲击叫我眼前一黑,浮空车爆炸的火光在水面上仿佛一道灿烂盛开的灯影,曾短暂照亮过夜晚水底的景象,铁块的碎片飞溅,落进河里带起一串急促的气泡。河里的声音模模糊糊,杰克打了个电话过来,连通后,一阵合成音传过来:哦,v,我好像,中弹了。

我一下子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脚。

肺脏里像是堵着冰块,我喘不过气是真的,害怕极了也是真的。

“杰克!别说傻话,你有没有事儿?”

“别担心,小伤,要不了命,咱们快些游上岸吧,给德拉曼打电话叫它来接我们。”

“坚持住杰克!”

我浮上水面,方才乘坐的浮空车残骸落在不远处,砸起三层楼高的水花,沉下去的巨大碎块激起漩涡,倒映城市灯光的河面无声息地吞噬着钢铁与火焰。

杰克,你一定要没事啊!

当时我什么也看不清,害怕极了,但后来,泅渡了一阵子后,在河边与杰克会合,互相搀扶了一把,上了岸,我们湿透了,彻底湿透,体面的西装像旧抹布一样皱巴,杰克捂着左臂,我用义眼扫描器对他进行了简单的体格检查,他还好,只是被飞溅的碎块击中了左半边身体,背部有嵌入的铁片,左臂有比较大面积的擦伤,的确要不了命。

“杰克,我让德拉曼带你去看医生。”

上了车,接下来的旅程尚算顺利,荒坂的忍者没有再追上了,可能跟丢了。

我让德拉曼改道,这本是很平常的一件事。

“抱歉,您的行程已经确定,费用也已经提前付清,我无法改变道路。”

这句话也挺平常。

但却像一个惊雷。

或许,杰克的受伤是必然。

对,假如这是游戏,就是有这样一段剧情,杰克受伤乃至身死,然后就可以吃盒饭去,我只能改变一些微不足道的剧情,那么,接下来,他要去哪儿?让他去找医生,让他回野狼酒吧?还是,去找姓鹿的?

老维是个好医生没错,威尔斯太太也一定会帮杰克治疗,姓鹿的,他在我的记忆里一直都很全能,找他更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么,决定权在我手上。

“德拉曼,等我到了目的地,你带着杰克去找一个叫鹿宗平的人,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要快,知道了吗?”

“没问题,v小姐,我一定将客户安全送到。”

“坚持住杰克,你会好的。”

我的好朋友杰克,他冲我笑了笑,“你也是,和德克斯特谈话,时刻留着点心思,当心他反水。”

我这就下了车,眼前所在的,守口如瓶汽车旅店,它正等待着我。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