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晴怯生生的看向云之翼。

“我……我不能叫的名字吗?”

云之翼突然笑了,眼里隐隐有些暧昧。

“当然可以叫,不过以前叫过我别的称呼,还叫了好多遍。”

听到这话,叶子晴猛然想起来什么东西,脸颊瞬时羞的通红。

早就说过,这男人在床下甚是冰冷,可是在床上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甚是无所顾忌,什么花样都有,特别会玩,刚开始还只是按部就班的来,后来有一次情事中,突然心血来潮,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非要让自己叫他“老公”,自己脸皮薄,又觉得这个称呼不符合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叫,这男人逼迫自己······才放过自己,后来每每床事上让自己叫他“老公”,这是后话。

怎么在这时突然提出来了?这男人最近在哪修炼的?

“……干嘛提这个?”

声音小到如同蝇蚊之声。

看着女人通红的小脸,云之翼心情很是愉悦,不能碰,逗逗总是可以的吧。

男人的劣根性果然都是相通的。

“我就是突然想起来了,那时候我让叫······后来终于哭着,我……”

居家短发女生白皙迷人图片

“云之翼,不许再说了!”

叶子晴听到男人肆无忌惮的说着二人曾经的荒唐情事,脸颊红的滴血,猛然站起来,惊叫了一声,冲了过去,一把捂住男人的嘴巴。

“云之翼,不许说,……太坏了!”

这男人怎么这么坏的?!

叶子晴咬着嘴唇,羞得整个脸颊如同被烧了一般,紧紧捂住男人的嘴巴。

叶子晴冲了过来正巧撞进男人的怀里,云之翼伸手搂住女人的腰身,紧紧抱到了怀里,这才感觉心落了下来。

叶子晴被男人抱到怀里,鼻尖尽是男人的雄性气息,感受着男人熟悉的味道萦绕在感官周围,叶子晴的身子忍不住阵阵发颤。

原来自己好想好想这个男人的怀抱,想到发疯,想要不管不顾的抱着这个男人,再也不管后日的婚事,还有那些所谓的面子,还有那些流言蜚语。

只想静静的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就放纵这一晚吧,就这最后一晚,叶子晴在这一刻想着宁愿用所有的幸运去换取这一晚的拥抱。

好想好想这个男人。

双臂缓缓勾住男人的脖子,叶子晴慢慢把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搂紧了男人的脖子。

云之翼感受女人柔软的身子,伸手紧紧搂住怀里的女人,微微侧手,吻了吻女人的额头。

“想我了吗?”

叶子晴睫毛轻颤,脸颊蹭了蹭男人的脸颊,如同小兽一般,闭上了眼睛。

“想,好想好想。”

云之翼一怔,低首看着怀里的女人。

“那怎么对我这么冷淡?”

叶子晴睁开眼睛,眨了眨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这才发现男人的睫毛好长好长,笑了,伸手摸了摸男人的睫毛。

“谁让一个月都不理我,惩罚。”

男人捏了捏女人挺翘的小鼻子,宠溺的目光没有离开女人的脸颊。

“调皮,我不是不理,我的俱乐部的成员在国外打比赛,我是负责人,要去看着的,下次这样,带着一起,还没出过国吧,我带出国好好玩玩,有几处地方我很喜欢,想着带过去。”

听到这话,叶子晴眼里划过一丝憧憬。

和这个男人去国外旅游,好奢侈的愿望啊,好想好想去,可是恐怕没有机会了,永远没机会了。

叶子晴心里一阵发酸,呼出一口气,突然推开男人,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男人。

“等叠好了木兰花,我满意了,再考虑和一起去。”

“好,乖乖坐着,我多给叠几个,我叠的玫瑰花也好看,给叠几朵,上颜色,可以插起来。”

云之翼摸了摸女人粉嫩的脸颊,拿起白纸,边说边开始忙起来。

叶子晴在旁边坐着,趴在桌子上,看着男人专注认真的为自己叠东西。

“叶子晴,到底要不要在一起啊?”

男人的声音又一次传来。

叶子晴心里划过一丝苦涩,看向面前的男人,挤出一抹笑。

“还是签契约?”

这是答应重新开始了?

听到女人的声音,云之翼眼里一亮,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过去,坐在女人的旁边,双膝抵住女人的膝盖,盯住女人的眼睛。

“不喜欢,我们就不签,我们做男女朋友,或者,我追,我虽然不会追女孩子,可是我可以学,我学东西很快的,到时候想答应就答应,不想答应我就继续追,好不好?”

听到这话,叶子晴突然好想好想哭,他竟然用这种祈求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他是云家的大少爷啊,自己何德何能,能让他求着复合,他不应该是这样的。

面前的男人是自己遥不可及的梦,是自己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这样的男人自己怎么拒绝?

眼眸无意中瞟见了那一个个欢天喜地通红的大大的囍字,如同一盆清水浇在头上,叶子晴猛然清醒,自己后天就要结婚了,就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了,结婚前夕和别的男人共处一室,本来就已经是有悖伦理的事情了,若是不管不顾取消婚礼,自己的未来夫家在村子里如何抬起头?哥哥如何抬得起头?必会被人戳脊梁骨!

哥哥把自己养大,虽被嫂子压着窝囊一辈子,无法护自己周全,可是父母去世后,是哥哥瘦小的身子支撑着这个家,自己万万不能害哥哥!更不能这么自私,毫不考虑别人,只顾自己快活逍遥!必须要和这个男人断彻底了,否则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深呼一口气,叶子晴看向面前的男人,轻轻的摇了摇头,根本不敢看面前的男人。

“我不想复合,从来没想过复合,上次分手我以为我已经说清楚了。”

云之翼心里骤然生疼,眼里盛满了无力和疑惑,无论如何也不明白面前的女人刚刚还好好的,此时怎么会突然这么固执的拒绝自己,不留一丝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