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捏万家灯火,安奇生眸光幽幽。

点点灯火之中似有无数画面流转而出。

有书生秉烛夜读,头悬梁锥刺股,苦读诗书典籍,忍耐饥寒,希冀谋得前程

有小商小贩夜里点算银钱,计算着今日得失,明日进货诸多琐事,为生活冥思苦想

有贫贱夫妻相对垂泪,无声哭泣,只觉生活黯淡无光

有孝子床头坐,微弱灯火之中看着重病良母,脸色忽明忽暗

更有那豪商士绅夜里摆宴,歌姬舞动,觥筹交错

一蓬灯火之中,似有人间百态,众生之相。

“老爷,您搜集这些灯火作何用?您不是说要取一物对抗天意真人,难道就是这灯火吗?”

黄狗好奇的看着灯火,完没有感受到有什么奇异之处,用这个,怎么能对抗天意真人?

“红尘灯火点点,不如大日光辉更盛,却别有几分效用。”

安奇生随手一捏,灯火消失:

清纯小雯纯美动人

“东临尚有百日,也是时候去青州了。”

他走过诸州府县,取得灯火不知几许,此时算算,也差之不多了。

无人可见,那点点灯火入体之后,无形之中就被牵引着向着心脏所在之处游走。

胸腔之中,心脏之内,蠕动震动的血肉寺庙之中,一尊赤红如火的‘神灵’盘膝而坐,手捧一团明灭不定,繁复无穷的光团。

那点点灯火随之流入那一团繁复的光团之中。

灯火流转,隐隐之间,化作一盏铜灯模样

“这就要去了吗?”

黄狗一个机灵,又有些担忧:

“老爷,在山上之时您还时而演练法术,自下得山来,可是许久没有见您练过法术了”

下山已经一年多了。

这一年多里它随着安奇生走了不知多少路,但这一路上,斩妖除魔它来做,惩恶扬善也是它来做,除却那次镇压异邪道人之外,它都没有见过自家老爷有过一次修行。

不免的心中有些担忧。

安奇生笑而不语,抬眉看去。

身下,是满城灯火,人气蒸腾,穹天之上,是星辰点点,月挂中天,天地之间,唯风与云动。

看了许久,他才一拂袖,踏步离去:

“大道甚夷,而人好径,曾经我日夜苦练,痴迷于功法技巧,如今,却很少练了”

大道若圆,其无边际,修行若线,一道若线,道更多,纵横交错之下,越难见本来面目。

学的多自然是好事,但有些时候,也不是好事。

君子执一,可君万物,一不可得,谈何万物?

大而固然是大道,但根本尚未能够承载之时,就是贪多聊不烂了。

他来此界不过三年而已,步子不算太快,却也总归是要缓上一缓。

这,也是他行走天下的原因之一。

黄狗一愣,人性化的摇摇头:

“不懂”

嘀咕一声,心中也是腹诽,老爷不喜欢别人神神叨叨的,自己却是越发神神叨叨了,老是说俺听不懂的话。

“嗯?”

轻轻一声冷哼传来:

“心中诽谤老爷,该打!”

砰~

无形的气流好似化作一个老大的巴掌,一下抽的黄狗漫天‘嗷嗷’叫屈:

“老爷,俺可是条纯洁的狗子”

天进秋日,青都城中热气未消,宽广的大道之上虽不是接踵摩肩,却也颇为人流颇密。

随着万法大会的临近,青都城越发的热闹,来自五湖四海的修道者,得到消息的江湖豪侠,巨富商贾也都汇聚来此。

其中真个能接到天意教邀请的不多。

但还是有不少的人凑了上来,有希冀能在此大会之上碰到个慧眼识珠的将自己收入门下,也有准备了大把金银准备找‘仙人’换取仙丹延寿的。

一时青都城中极为热闹,诸多客栈可说是家家爆满,越是好的客栈,则越是客满。

萨五陵来的不算晚,奈何比他来得早的人更多。

七找八找之下,也只找到一个小客栈,房间也是他人给匀出来的。

“呼~”

萨五陵脱下斗篷,露出锃亮的光头,一翻手,放开了手中小巧的白骨。

白骨迎风涨大,化作八尺高低的白骨人魔。

咔嚓,咔嚓~

燕霞客稍微活动了一下骨架。

这白骨人魔之上诸如大小如意,水火不侵,金刚不坏都是那位安真人的手段,他虽然能够掌握,但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燕大侠,你要我怎么做?”

萨五陵精神奕奕,没等燕霞客开口,就率先询问。

燕霞客有些诧异他的态度转变,却也没有太过在意,直接开口:

“我昔年的同科有人主持此番科举,虽决定不了名次,加你一个名额却也不是太大的问题,毕竟,如今的大青”

他摇摇头没有说下去。

萨五陵却已经知晓了他的意思,连科举都能随意的塞人进去,可见这大青骨子里也烂的狠了。

“若决定不了名次,我如何通得过会试?”

萨五陵心头一跳:

“你该不会是”

“距离会试还有七八天,虽然有些紧迫,拿不到会元,考个名次却也问题不大。”

燕霞客骨架‘咔咔’响:

“燕某虽然面黑人丑,到底也曾是被点为状元之人。”

萨五陵心中恍然,随即又有些好奇:

“燕大侠,老道我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据说大青这殿试,对于仪表关也有要求,你的尊荣,如何”

人丑,可以当官,但想要被点为状元,那可就有些难了。

不止是大青,历朝历代似乎都是如此。

毕竟某种程度上来说,状元名头也是颇大,太过丑陋也是有碍观瞻。

“问得好。”

也就燕霞客身上无肉,否则此时脸一定是抽了起来。

饶是如此,骨架也是‘哗啦’颤动一次,才缓缓说道:

“你知道什么是三元吗?”

“难道你是三元?”

萨五陵一挑眉,没粘好的半条眉毛顿时耷拉了下来。

大青疆域辽阔,天下士子汇聚一地考核是必然不可能的。

虽然殿试九年一次,却也不足以让天下士子都赶来参加,毕竟,有些大州要走到青都城来,两个九年都是不够的。

不过,也有不少士子志存高远。

就会跋涉千山万水而来青都,参加九年一次的殿试。

州试、会试、殿试。

三次大考皆是第一,方才是三元!

这黑大汉原本长的活像是老熊成了精,本来是没可能等状元的,若是如此,倒是有些可能了。

“不是。”

燕霞客摇摇头,平静回答:

“我是六首。”

县考、府考、院考、州试、会试、殿试,六次皆是第一者,为六首!

他原本长得高大,人也谈不上俊美,但他当选状元那满朝文武却没有反对的,因为他当时已然是五次案首!

六甲成就,也是那老皇帝功绩的彰显。

“原来是燕六首!”

萨五陵有些肃然起敬。

文武状元,六首之才。

他反而好奇,这样的人物怎么会沦落到当捕头的?

燕霞客看出其心中疑惑,却也没有解释,内里的事情太多,不是短时间可以说完。

只是让萨五陵将自己让他买的书籍一一拿出,开始指点他会试之精要。

会试主考官是他的同科,他自然知晓其人喜好,以萨五陵的底蕴想要考过会试当然不能,但投其所好之下,拿个名次问题不大。

接下来的几天,萨五陵咬着牙在燕霞客的指点下开始书写文章。

修道者精神剔透,学东西很快,虽然萨五陵原本只能算是认得字,但在燕霞客这样一位六试案首的指点下,也是突飞猛进。

从最初写出来的狗屁不通,到的后面勉强能够一看,也不过四五天而已。

如此,七天很快过去。

这一日,萨五陵大姑娘上轿一样,在燕霞客的陪同下,向着贡院而去。

万法大会的声势浩大,引来了无数江湖豪客,巨富商贾。

但也没有能遮掩会试的光华。

天意教志在香火,对于朝廷取士,官员任免却是没有什么想法的。

而对于普通百姓来说,科举无疑最为显著的上进之道,会试更是堪称‘龙门’。

人心之所向,自然就有凡响。

离得贡院尚有三条街道,燕霞客已然不得不止步了。

他抬眉看去,常人不得见的贡院上空,红光冲天,隐隐间似有一道文运神龙盘踞于云霄之中,俯瞰整个贡院。

气运神龙之侧,则是一道若隐若无的剑意升腾。

文运之龙,天意教道人。

一杜绝妖鬼混入其间,二则监察道术波动。

两重关卡在此,燕霞客此时白骨之身虽比之前强了十倍,却也是不敢轻易靠近的。

“小心揣摩,应无大错。”

燕霞客低声交代了一句。

萨五陵倒是有些自信了:

“就差这么一哆嗦了,怎么都坏不了事的。”

“希望如此。”

燕霞客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只能看着萨五陵背着书箱想着贡院而去,远处,龙门已经打开,一群人鱼贯而入,经过重重检测,进入贡院。

看着文运汇聚,千年底蕴的肃穆贡院,萨五陵心中又有些紧张,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手:

“手爷,若碰到实在不会的,你可得帮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