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日子,宋澈身心的投入到了“药不然”这个新身份,而老身份,几乎在人间蒸发了……

当然,有关部门会帮他擦屁股。

对外,刚挂职在城中村改造工作组的宋澈,被送去外地城市,参观学习别人的城中村改造经验。

他的手机si号复制成了两张,一张被黄克义保存着,陌生电话一概不接,熟人打来就说工作不方便接听,等宋澈回头找到安的时机再回电应付。

好在他的熟人不算多,还算应付自如。

但暗中,难免有一些人会特别惦记他。

比如郭常纲、许步前等人。

这么一个心腹之患,忽然消失无踪,难免会令他们觉得蹊跷诡异。

哪怕知道宋澈现在跑去哪里浪了,他们起码也能安心一些。

眼看探听不到消息,这伙人便想出了一招放线钓鱼的策略。

这不是许芊芊力主要打造一档保健养生类的栏目嘛,正缺主持的医生,索性把目标锁定在了徐乔恩!

稍微打听一下,就不难知道,在人民医院里,跟宋澈关系最密切的,非徐乔恩莫属!

16岁的花季少女清纯生活照

只要能掌握住徐乔恩,略施手段,就能够引出宋澈现身!

哪怕引不出来,有这个人质在手,他们也能安心一些。

吴碧君自然是不情愿拉徐乔恩下水的,但是,她也明白,若是自己不从,只怕会引来许明则乃至许芊芊他们的猜忌!

这是一次试探考验!

如果考验不过关,吴碧君获取不了他们的进一步信任,就无法更接触到核心的生意。

那她的卧底也将毫无意义。

而且,许明则的意思很清楚了,让她和药不然(宋澈)打着华丰药业的幌子,去聘请徐乔恩入瓮。

只要白纸黑纸一签,哪怕徐乔恩事后发现这是挂羊头卖狗肉,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栽。

忒阴损了!

但吴碧君仍然只能去当这个恶人。

值得一提的是,许明则还让吴勇参与到这个计划中。

吴勇因为卖肾被打,曾经在徐乔恩的手底下医治过,那时候起,他就对这个俏医生念念不忘。

对于这个任务,他最是殷勤积极,而且,恐怕他还担负着监视吴碧君和药不然(宋澈)执行任务的情况……

……

市人民医院的院长办公室。

徐天禄研究了一下方案书,又看了眼吴碧君等人,到:“你们的意思,就是想让我们医院派医生过去讲解科普对吧?”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毕竟市人民医院是云州最大的医院,由贵医院派遣专家坐镇,无论对栏目的权威性,还是对内容的专业性,都是大有裨益。”吴碧君道。

“这栏目,真的是华丰药业冠名赞助的?”徐天禄很谨慎。

毕竟这些电视台的保健养生栏目,十之**都是电视直销的本质。

他怕就怕,让医院参与进去,反倒会成了黑心商人牟利的工具。

“华丰药业的公章都在下面盖着呢,这还能有假嘛。”药不然(宋澈)笑道:“您要还不相信,尽可以直接联系我们的许总确认核实,她好歹是华丰药业在东海省的营销负责人,这身份可做不了假的。”

“……”

徐天禄虽然仍有些将信将疑,但已然有些心动了。

华丰药业是医药国企中的巨头,若是能跟他们合作协同办一个栏目,只要收视反响好,不仅对医院的名声有利,他自己也能从中捞到可观的政绩。

许芊芊这个人,他其实也知道,医院每次的药品采购,少不了都要跟她打交道。

而许芊芊是负责药品营销的,为了销量而打造这个栏目,也是情理之中。

因此,左思右想之后,徐天禄道:“那你们有意聘请我们医院的哪几位专家过去坐镇?我有言在先,专家们平时都很忙,怕是很难协调出时间兼顾电视栏目。”

“没事,其实我们更倾向于请那种形象气质好的医生,级别倒不是最重要的。”药不然(宋澈)道:“比如贵医院有一位叫徐乔恩的医生,我就觉得她很合适。”

徐天禄一皱眉头:“你们怎么会想到找她?”

按说女儿被选中,他这当爹的总该感到自豪。

但潜意识中,徐天禄总有些不放心。

“让我来说吧。”吴勇凑上来,笑道:“我之前就是给徐医生看过病的,徐医生无论医术还是人品,都绝对杠杠的,而且还长得那么漂亮,让她上电视,保准能吸引来一大堆的粉丝,效果哪是那些糟老头可以比拟的。”

听到这么放浪形骸的话,徐天禄的脸色又难看了。

我闺女明明是专业医生,怎么被你说得,好像只能靠脸去吸引眼球呢?

吴碧君狠狠瞪了眼吴勇这个猪队友,又赶忙跟徐天禄解释道:“徐院长,他的意思,是徐医生的形象气质,更容易接地气。毕竟大部分的保健养生类栏目,主持的专家基本是老人家,大家早习以为常了,如果不想这档栏目因为同质化被泯然了,我们更应该推陈出新,物色一位与众不同的医生。”

药不然(宋澈)也附和道:“对啊,徐医生才貌双,这是大家都看得见的,现在不都流行什么网红效应嘛,其实很多政府部门,也都开始接地气,推出一些形象上佳的代言人,这样更有助于让社会大众接受和关注。”

徐天禄的脸色这才转好。

其实这道理他也明白。

比如现在流行的短视频app,一些政府部门就会开设专栏,找接地气的人员给大家科普讲解。

我徐天禄的女儿长得那么漂亮,每天埋头钻研学问,确实是埋没了她的优势。

让她代表市人民医院,出现在大众面前,铁定能成为一张活招牌!

“那好吧,你们再把推广方案做细一点给我看看,当然,最重要的还得看徐医生的想法。”徐天禄决断道。

“好说,要不然让我去找徐医生谈吧,我擅长。”药不然(宋澈)忙请缨道。

徐天禄看了眼这帅到掉渣的小白脸,莫名萌生了一个念头:

这小白脸该不会是要去拐骗我女儿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