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谢尔为什么放弃尊贵的职位逃跑,至今仍然是一个谜,或许也不是一个谜……

同为七战神后人的梅丽,表示完不能理解。

但夜林却抓住了一点可能性,那就是天界对他的过度依赖性,简直像是依赖电能一般,太可怕了。

想想看,麦谢尔一睁眼,到处是那些殷切期待他搞科技,搞发明的人,简直像是狗仔队追明星一般,无孔不入,私生活完被干涉毫无自由……

“唉,烦死了,机械指令这事你得找麦谢尔,或者问琳赛,她当过一段时间麦谢尔的学生,不过琳赛也在伊顿工业区支援。”

梅尔文又老样子打起了哈欠,泛起来疲惫的困倦,虽然他今天一整天都没怎么干活……

叮!

他工作台上的一个装置突然亮了起来,并在半空中投射出一块虚拟屏幕,一位笑容可爱如泉水滋润,怀里抱着一只机械乌龟的蓝衣女孩,显现在屏幕中央。

“哥哥,你的实验室又是这么乱……”屏幕中的女孩说着说着,突然掩嘴惊呼,然后双手放置在腰间,以极为标准的宫廷礼节微微弯腰,甜润道:

“你好啊,我是米娅·里克特,梅尔文的妹妹,真不可思议,哥哥宝贵的实验室,居然来了一个陌生人。”

米娅的礼节,即使是一向挑剔的马琳也赞不绝口。

“你好,我是夜林,来请你哥哥帮点忙。”

春华的芬香时节

“啊啦,你就是那个……会魔法的人?我听哥哥讲过你,听说你是抗击卡勒特的大英雄呢。”

“哪里哪里,每一个士兵,也都是根特的英雄。”

“您可真谦虚……”

眼看自己妹妹,居然和夜林突然自来熟般互相聊了起来,梅尔文顿时一头黑线,难道不应该先向自己汇报伊顿工业区的情况么?

因为里克特家族的家教极为严酷,戒条规矩,是绝对不允许打破的,虽然不如奈恩·希格的家族般冷漠无情,但严厉的程度,在天界也是出了名的。

出身于里克特家族的梅尔文,连宠物都没得养,可以说极度缺爱缺萌,像是如今的皇女艾丽婕一样,更是没有同龄人的玩伴。

没有宠物怎么办?没有妹妹怎么办?自己造一个啊!

于是就有了金刚狼,以及超可爱超贴心的妹妹米娅。

米娅是在人工智能v002之后创造的完美妹妹,编号算是003,001是屁股底下的金刚狼。

不过嘛,随着年龄增长,梅尔文本身也愈发懒散起来,除了有兴趣的科学技术外,其他事情大都漠不关心。

然后完美妹妹米娅就一直唠叨他,吃饭没有,怎么又没收拾房间,别睡懒觉……一天一天,听得脑袋都大了。

完美,某些时候也是一种“过错”。

直到梅丽把他五花大绑,用飞机空投到了皇都之后,才终于解脱般离开了妹妹的唠叨。

而米娅嘟着小嘴,在同事的悉心教导下,学会了一句……呵,男人!

夜林给他的黑色超合金,梅尔文很有兴趣,干脆把这唠起嗑来没完没了的两人丢一旁,自顾自研究起这块黑色金属。

直到半小时后~

米娅才意犹未尽,恍然拍头做懊恼状:“呀,忘了告诉你们伊顿工业区的资料了。”

随着米娅低下头一通操作后,虚拟屏幕上有了变化,米娅俏丽的身形被几张图片所取代,只在左上角有一个很小的头像框。

“使徒安徒恩莫名沉睡了,就在工业区边缘,因为我们的武器难以造成伤害,一般攻击包括火箭弹,激光武器简直就像是……刮痧!而且安徒恩的火焰能量与电力结合,让工业区内出现了一种很奇妙的红色矿石。”

米娅一边说,同时放大了一块特殊的红色矿石,像是天然水晶一般的形状,但质感极为粗糙,内部似乎有火焰晶莹流淌。

“这是……”梅尔文抬起头略有兴趣,这种奇妙表现的矿石,在天界还是第一次见。

“这个啊,维恩博士取名为……魔刹石。”

魔刹石?

原本笑意温和的夜林,陡然面色一僵,有一点极度不好的回忆。

“这种石头啊,因为安徒恩虽然沉睡了,但是却有一些可怕的怪物,入侵了斯曼工业基地最核心的几个发电站,好像是他们的能量,影响了建筑,产生了变异。”

一张图片在虚拟屏幕上放大,画面中是一个发电站内部的空中金属通道走廊,原本青色钢铁的走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赫然在两侧生长出一种黑红色的矿石!

矿石的温度好像极高,空气都微微焦灼扭曲了,最近处的钢铁也微微泛着铁水般的红色,整条通道几欲崩塌。

“克雷发电站,普鲁兹发电站,都发现了这种魔刹石,尤其是深处的格兰迪发电站,这种魔刹石最多。”

米娅说完后眨了眨眼,好奇道:“夜林,你怎么了?不舒服么?脸色有点青……”

“啊……没事没事,早饭吃少了。”

忙回过神打了个掩饰的哈哈,夜林暗自翻白眼,安徒恩的四大守护者,包括著名劳模第一人“虚空之弗曼,弗老四”,应该已经降临到了斯曼工业基地。

它们把工业基地的电能,转化为安徒恩生存所需要的能量,补充到安徒恩体内,为回到魔界做积蓄。

不愧是最贴心完美的妹妹,但凡有一点异常,都能被心思敏捷的她所察觉。

不过自家麦露也是一个完美的妹妹,能吃,能喝,人甜,软萌,大,很能吃。

“杰克特将军说,如果不能动用具有超凡杀伤力武器的话,我们只能等使徒安徒恩自己离开,然后想办法在海上狙杀它,还有还有,维恩博士说因为使徒沉睡,他们会想办法运行一些小型发电站,尽量供应皇都日常生活,驱逐卡勒特。”

米娅把图片都发送了过来,这些资料每隔一段会送给摄政大臣尤尔根,让其结合根特与伊顿的局势,来做出适应性的决定。

因为安徒恩陷入了吸收能量的沉睡期,说不定杰克特大将军,会有时间乘坐苍穹贵族号,支援皇都根特。

“卡勒特?”

梅尔文挥了挥手,又是那副有气无力,仿佛酒色过度,被掏空的懒散模样,道:“麻烦你转告杰克特将军,根特方面的卡勒特完犊子了,司令官巴比伦也被抓了,你们大可安心对付安徒恩。”

“哎哎哎?”

米娅一连三声惊叹,娇俏的小脸上写满了疑惑,上次和哥哥通信的时候,他还说只是暂时击退卡勒特,怎么没多久,司令官都被抓了?!

“喏,就这个人抓的,听说踩着一把剑……”

梅尔文又打了一个哈欠,他其实对魔剑非常感兴趣,一把超音速,还有智慧的剑,可以说完是……没见过的科技啊!

但是魔剑的破坏性太强,尤其性格若是夜林不在的时候,也偏暴虐,所以研究魔剑这个想法,算是永远无法达成的一个遗憾了。

“您可真是太厉害了,感谢您对天界的贡献,我马上把这个消息,转告给杰克特将军。”

又是极具宫廷礼节的躬身,米娅甜甜一笑挥了挥手做告别,然后断掉了虚拟屏幕的通讯。

……

“哎呀,我怎么忘了!”

抱着阿龟,刚刚才走到工作室门口的米娅一跺脚,神色间颇有些懊恼,嘟着小嘴分外可爱。

可以说除了人体基础构造不同外,米娅和普通人类没有什么差别。

而且梅尔文在设计米娅时,并没有阻止其自我学习与进化的能力,这就导致米娅如今不仅是大名鼎鼎的斯曼基地工程师,还因为自己不断学习的缘故,智慧情感等一直都在进化。

甚至梅尔文如今,也搞不清楚米娅到底处于一种什么状况,说不定再继续下去,她能把构成身体的物质,转化为真正的血肉。

“忘了问哥哥,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姐姐?”

——————

梅尔文实验室位于根特工坊街角落,入口很窄矮进门得弯腰,门口堆积着一摞摞的纸箱子。

有些还因为昨天一直下雨的缘故,被浸泡湿透了,看起来不像是大名鼎鼎的梅尔文住处,反而像是废品收购站的狗窝。

箱子都是一些珍贵金属,稀有零件的包装,一般人也不认得。

起初梅尔文是故意伪装成这样,想要掩人耳目的,自己落个清闲,一般人也读不懂箱子上符号的意思。

不过皇都毕竟能人异士极多,泽丁当初接到任务要保护梅尔文,还是让她给派人挖出来了。

夜林才刚刚走出工坊街,就看到很多城内的居民包括携带武器的皇都军,都纷纷往一个方向去涌,都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随手拉住一个路人,讶然问道:“朋友,这是怎么了?有喜事?”

“嗨,听说是泽丁队长,带着一干俘虏,包括前线司令官巴比伦回来了么,就是被下面的世界,那位英雄援军夜林和他的小队抓来的,这不是赶紧去凑个热闹,晚了,就关监狱里面看不到了。”

说罢,一脸喜色急忙往南城门的方向涌。

根特围城之困已经被解,安然回到家园的平民们,也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闲心思,各种找热闹去看。

暗自耸肩摊手,他是没那个心,思再去看一看什么落魄贵族,前线司令巴比伦。

因为皇都上空,划过一道银色飞船,底部第七帝国的金色徽章灿烂夺目。

卖完黄金的凯丽,回来了!

……

“要我说,那些贵族真不是个东西。”

凯丽干了一大杯果汁,打了个舒畅的嗝,又不屑道:“看老娘船好,漂亮,想买老娘的船,然后听出来老娘是无法地带人,立刻就带上一种优越感,怎么想强买我的船,好像还是给了我面子是的。”

“玛德,也不擦擦狗眼,这艘船是他们能买得起的?把皇宫拆了,每一块砖都拿去卖,也顶不住啊,”

看得出来凯丽心情非常气愤,她可是作为天界援军,耗心耗力建造飞船“眼镜”,才赶到的根特,并及时支援。

如今皇都每个人都对她报以尊敬的态度,怎么一到诺斯匹斯,那些屁事没干的贵族院,反而一副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模样,哪来的能耐。

尤其还有不怎么礼貌的贵族,居然敢走到飞船跟前,这里摸摸那里敲敲的,还想钻进去看。

气的本来脾气就不咋地的凯丽,当场手握枪柄,出言警告,差点引起与贵族私兵的冲突。

直到随行的梅恩中士,打了个圆场,点名了凯丽的身份,才让贵族们有所忌惮,眉眼低沉。

无法地带拔枪术最快的人,传奇枪神的唯一徒弟,阿登高地守备队的幸存者之一凯丽,可真不是什么好说话好脾气,以及懂规矩的人物。

尤其她还健存两位不知踪迹的队友,一位千米之外就能准确狙击的尼尔斯,一位没有感情,手段冷酷且残忍的奥德丽。

要是再让凯丽眼冒火星,然后把这只传奇守备队聚集起来,再拉上如今支援根特的小队,那整个诺斯匹斯都别想安宁了。

拉斐尔嘴里嚼着麦露分给她的棒棒糖,微微仰头示意询问:“这艘船,怎么这么贵?纯金做的?”

皇宫拆了都买不起?

这听起来,未免有点过分。

“这个啊。”

正在给米糕开冰啤酒的夜林头也没抬,说道:“其实还真差不多,这艘飞船能硬抗反坦克狙击枪,激光炮,外壳掺杂了宇宙恶魔的金属,发动机是唯一一台源能发动机,价值无可估量。”

右臂抱住米糕的脖子,左手拿着一个易拉罐装的啤酒,以平行的姿势,在尖尖的角上使劲一戳,啤酒就开了。

马琳之前还送来过几箱取名为可乐的碳酸饮料,也就是被尼贝尔当水喝,一顿没有就难受的饮料。

米糕喝了半瓶嫌弃会打嗝,味道不刺激,还是酒好喝。

希娅特当普通饮料喝,但月娜率先发现了薯片搭配可乐乃是绝品!

随后不久,谷雨嚷嚷着鸡翅也很搭,肥宅快乐水、快乐片、快乐鸡……

“我老公价值也无可估量来着。”拉斐尔理直气壮道。

“是是是,你老公再值钱,那也是凯丽的,你兴奋个锤子劲。”

“对了,凯丽!”

拉斐尔一声惊呼,像猫一样一个跳跃,蹭到凯丽跟前,眼巴巴,可怜兮兮道:“凯丽姐姐,好姐姐,复制一个给我呗,就是那个很厉害的,一发让人轰炸上天的东西。”

“哈?”

凯丽眉头微皱脸色略红,狐疑般瞄了夜林一眼,按刚刚对话的意思,是她想把你克隆一个?这几天你怎么对这丫头的?

“咳,不是我,是远古粒子炮,那玩意我问梅尔文了,他说他不敢复制,这事,得找机械之灵吉娜。”

天界女性地位偏高的缘故,就是因为机械的冰冷和规章,造成的“机械统一化”,只有女性细腻的心思和情感,才能打造出“美”的武器,脱离机械七战神的束缚。

就是以创新科技和人工智能闻名的梅尔文,也没能逃过机械固定思维的影响。

他试图尝试过武器方面的创新,比如gt—9600,步行者a5—5t等,然而事实成果却是机枪炮管、火焰喷射器、火箭弹,与目前流行的武器殊途同归。

从此之后,梅尔文算是绝了设计武器的心思。